旗袍爱好者之家

旗袍制作知识McQueen的黑暗荣光 巴洛克式风情

红黑鸵鸟毛和红色载玻片长裙,2001春夏“VOSS”系列,McQueen解读:我们的皮肤下每一层都涌动着猩红的血液。
  “我希望能够设计出一款超越时代界限的衣服,在100年的时间里它都可以被展出。你可以在古董店里买到它,就如你以前在我的时装店里买到一样。”已故的Alexander McQueen曾这么说。而现在,他的作品被放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陈列,“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正在将他的灵魂诉说成一场黑暗的野蛮童话。
  这是人们正式为Alexander McQueen这个早逝的天才死后策划的第一个回顾展。策展人Andrew Bolton先生浓缩了McQueen19年职业生涯中的100余件代表作品,定名为:“Savage Beauty—野性之美”,带有辩证式色彩的两个词语正是McQueen的作品和他一生的绝佳印证—美丽和狂野风格杂糅在一起,用野性和黑暗的时装讲述浪漫的童话。
对巴黎闯入者的致意
  McQueen,这位出生于1969年这一全世界文化变革之年的设计师,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性格中反叛的特质,在伦敦街头长大的经历,自小所受的街头文化的影响,都深深印刻在了其后来的作品设计之中。16岁时他就跟随Savile Row的裁缝师们当学徒,1992年返回伦敦进入著名的圣马丁学院修读时装设计,毕业时推出首个独立的服装发布会,因此获得著名造型设计师Isabella Blow的赏识,之后在1996年~2000年期间曾担任Givenchy的创作总监,继而创立自己同名的个人品牌和二线成衣系列。Isabella对McQueen的才华推崇备至,她曾形容:“Alexander吸引我的地方,是他懂得从过去吸取灵感,然后大胆地加以‘破坏’和‘否定’,从而创造出一个全新意念,从而创造出一个全新意念,一个具有时代气息的意念。他像一个TOUKUI的小孩,在残破的布料中,寻找最性感的地带。”
  他的离经叛道和惊世骇俗在当年巴黎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法国人不能容忍一个来自英国的毛头小子执掌他们引以为豪的时装屋,那些残破凌乱的设计将精致奢华的巴黎式传统颠覆得无以复加。McQueen不得不离开了Givenchy,专注于自己的同名品牌。但接下来的创作让巴黎人闭上了挑剔的嘴,他的每一场发布都像一场对于过去和未来的浪漫神话,融合了极具戏剧色彩和黑暗质感的衣服简直就是一件件艺术品,令人无比期待。但McQueen艺术式的时装发布在2010年的2月11日随着这位天才的自杀戛然而止。人们只能通过如今这场展示向他表达自己最深的致敬和缅怀。
  因此,此次展览的嘉宾都是McQueen生前合作者们以及业内好友,他们带着深深的敬意和怀念与大家分享McQueen的故事:Daphne Guinness捐出了自己的收藏供展览之用;时装摄影大师Solve Sundsbo为展览拍摄了一组超现实主义的画册目录;著名时装评论家Suzy Menkes、Sarah Mower、Hilary Alexander讲述与McQueen相交相识的点点滴滴;现任Alexander McQueen品牌创意总监的Sarah Burton则与Tim Blanks对话,回忆在他身边14年所受到的深远影响。在5月2日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时装庆典揭幕会上,更是星光熠熠,Anna Wintour、Philip Treacy、Hamish Bowles、Stella McCartney等许多业内知名的设计师、记者、时装编辑和娱乐明星都前来捧场,以表达对这位早逝天才的追思。
黑色的浪漫主义情怀
  McQueen最为人称道的是他那对于死亡和黑暗的思考和探索,他把鬼魅的设计和愤怒的情绪搬上T台,有时候令人忘记了他其实是一个相信爱和浪漫的人。他曾自我辩解道“我不是愤怒。我只是过于浪漫”。并在右臂上文上莎士比亚在《仲夏夜之梦》中的台词:“Love looks not with the eyes,but with the mind.”Andrew Bolton认为“Alexander McQueen的T台将强有力的情绪转化为富有冲击力的美学情绪,他延续了18世纪浪漫主义运动的传统,将焦点集聚于情绪的表达—无论恐惧或惊异。他的作品将观众推向理智的极限,上演着震撼人心的荒谬的快乐,夹杂着惊异和恐惧、怀疑与厌恶。”因此,他以“浪漫”为主题,将整个展览的100多件作品分为6个部分进行展示。
  第一部分“The Romantic Mind浪漫精神”专注于设计师在制衣方面和对人体体态结构探索的成就;“Romantic Gothic and Cabinet of Curiosities哥特式浪漫和美术品陈列室”里的作品与“浪漫主义”中对情感处理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珠宝设计师Shaun Leane和帽子设计师Philip Treacy为McQueen创作的设计也在此单元单独陈列供人参观欣赏;“Romantic Nationalism浪漫的民族主义”向我们展示了McQueen作为一名英国设计师对自己血统的绝对忠诚和认同;“Romantic Exoticism浪漫的异国情调”则体现了异域人情文化作为其设计丰富灵感来源之一所产生的影响。
  最后的两个部分是体现出设计师本人长期以来对大自然的赞美与敬畏的“Romantic Primitivism浪漫的原始主义”和“Romantic Naturalism浪漫的自然主义”。不分时间顺序的排列,精彩展出了Alexander McQueen自1992年就读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毕业作品到2011年2月在巴黎展出的最后遗作,好似在唤起一个哥特式的童话故事。而在这些巧夺天工精致华美的服装作品之中,我们也能够看到潜伏在设计师内心深处的华丽与怪诞、希望与破坏、美好与孤独,它们是设计师传奇人生的最好注脚,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磨灭的记忆。
  通过展览现场展示的各部分作品,我们发现,一直喜欢“以一颗唯美的心在街头捕捉灵感”的McQueen,在设计上一直打破传统美学的框架,他将廉价的成衣感觉植入高级时装的体系中,令作品充满了戏剧张力,其在进行款式设计的同时也擅长把握空间的延展和变化,经常会用趣味挑逗性的小细节来冲淡其整体的严肃性。McQueen的卓尔不群之处,还在于其在配饰和舞台设计方面的别出心裁,喷漆、棋盘格、吊钢丝、大雨中走秀、前卫现代舞、各种装置艺术的结合等等,其每年的时装秀都可说是对时装界的一次挑战和颠覆。
  这般拥有天生的才能却与社会和时尚圈格格不入,让人想起Tim Burton镜头下的剪刀手爱德华,一个天生的异类,那双手带出最凄美的设计,也带出人世的冷暖悲情。但这副敢于剪开传统禁忌的勇猛剪刀手的魄力和他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样,总能一次一次地让人大开眼界,而这样通过戏剧化的表演意图创造出更多效果的方式,其实也正是McQueen一直在为自己的设计作品寻找的T台秀和市场顾客之间最为完美的平衡点所在,就如他自己所形容的那样“我设计隐藏在人们头脑深处的东西,战事、宗教:这些我们经常想起却不敢表达,但是,我会迫使人们去正视它。”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品

浪漫精神:内衬包裹人发的粉色真丝套裙,1992年“开膛手杰克跟踪他的受害者”系列,圣马丁毕业作品。

哥特式浪漫:黑色鸭毛套裙,2009秋冬“丰饶角”系列

浪漫的民族主义:绿色与铜色合成蕾丝裙,1995秋冬“高原强暴”系列

浪漫的自然主义:丝绸花朵欧根纱裙,2007春夏“萨拉班德舞”系列

浪漫的自然主义:奶油色欧根纱“牡蛎”裙,2003春夏“Irere”系列

浪漫的原始主义:真丝提花与搪瓷亮片印花裙,2010春夏“柏拉图的亚特兰蒂斯”系列

浪漫的原始主义:奶油色薄纱蕾丝长裙和树脂犄角,2006秋冬“Culloden之窗”系列

浪漫的异国情调:米色皮革裙,金属裙撑,2000秋冬“Eshu”系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旗袍制作知识McQueen的黑暗荣光 巴洛克式风情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