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 一个时代梦一般的奢华记忆

着一身旗袍的女子,当真是如梦一般的美,呼吸之间都是淡淡的香气,带着梦一般的迷离。或是行走于青石板的小桥之上痴痴地看那水中鱼儿悠游,或是静静地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翻阅泛着墨香的书页,抑或是置身于闹市之中,挎了篮儿去买菜。一行一顿处,举手投足间,处处都是美。

  我家有一张发黄的照片。坐着的是母亲,背后立着的,是我的姐姐和嫂子。三个女性,都穿着旗袍。那时母亲已是中年,她穿的旗袍是暗色的,姐姐和嫂子正是青春年华,她们身穿鲜艳的旗袍,大花,短袖,长长的下摆。在我的印象中,母亲除了做家务,一般总是穿旗袍,姐姐更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旗袍就是中国女人居家或社交的通常服饰。差别是有的,有钱人家,讲究质量好的,一般人家,就不太讲究了。但不论如何,那时中国女人都穿旗袍。
 
  旗袍原系旗人装束,几经沿革,一脉至今。那个年代的旗袍,其大体形制沿袭了前朝旧事,却也融进了新进的时代意识,它是时代精进的形象见证。由于旗袍的发展概括了一个时代的风貌,所以,它不仅是服饰,不仅是审美,更是文化。也许还不仅是文化,更是一种民族精神。都说中华旧邦生性守旧,其实不然。单以旗袍为例,当西方女界尚在推行束胸时代,我们不仅毅然抛弃裹足陋习,更把旧式服装改造为领先潮流的时尚。
 
  旗袍款式的演进,充分说明国人审美观念的趋时与前倾姿态。传统的宽袍大袖,腰间束以很宽的腰带,原是为了适应游牧的草原生活,几经改进,顿时变成如今窄幅紧身、收腰、开衩的时尚装束,这是一个姿态优雅的华丽转身。它充分展露女性的胴体美,颈部、胸部、腰部、臀部,凡是足以显示女性体态之美的部分,它都没有放过。旗袍相当重视女性的这种身体资源,它全面而无保留地掌握了女性凹凸有致的体形优长,它推进并充分地展现这种美感。
 
  旗袍作为一种服饰,它的好处是欲显故藏,是半遮半露,是开合有致,是让人在隐隐绰绰之间能够更充分地想象。旗袍的魅力不啻是一个始终如一的“诱惑”。中国旗袍装扮了中国女性,旗袍让中国女性更美丽也更自信了。这简直就是一支神笔,华贵而不事张扬,简约而含蕴丰富,它适中、含蓄而又充盈情趣与风韵,精致地勾勒着中国女性的美丽身段,绝不轻易放过任何可以展现女性之美的细节。它是中国女性贴身的“闺中密友”。

  经过改造的现代旗袍,在中国流行于二十世纪最初的年代,成熟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十年代是旗袍的鼎盛时期。在中国,当时领风气之先的,不仅是艺术界人士和社交名媛,更有文化界和政界的高层人士,许广平、林徽因、谢婉莹、陆小曼、王映霞……这些知名度极高的女性,她们个个风姿绰约,往往也是身穿旗袍引领审美潮流的前行者。穿着旗袍最美的要数宋庆龄了,那张与蔡元培、鲁迅诸人在上海与萧伯纳聚会的照片,她一身合体的旗袍,外套一件长款的开襟毛背心,温婉地微颔着,文静而优雅。她的造型已经成为中西融合的旗袍经典。
 
  可惜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旗袍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服饰,逐渐被列宁装、“布拉吉”,甚至军装所取代。自那以后,数十年间,中国女性的魅力身影消失在历史的风烟之中,女性服饰的男性化逐渐成为不可抗拒的趋势。

  时代的开放召唤着人们审美意识的回归,女人们重新穿起了她们钟爱的旗袍。她们恢复了自信。越剧演员茅威涛曾有一段记述: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应邀出席德国维斯巴顿艺术节,当日演出过后,她们应邀出席晚宴,身为团长的茅威涛请求主人留出半小时换装的时间。半小时以后,所有的演员身着各式旗袍鱼贯而出,在明亮的灯光下,旗袍展示了中华女性的华丽与优美,一时全场惊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 一个时代梦一般的奢华记忆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