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摒弃了多余装饰的清新隽永

中国服装永远的经典应该是旗袍经典的东西必十是历久弥坚的。那么旗袍是。 
  旗袍最初给我留下印象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在她的箱子里抖出一件旧旗袍,岁月已给它留下点点痕迹,但依然无损它的美丽,这是一条青绿色,布了细细碎碎小白色花骨朵的旗袍,锁了很细的棕绿的边,甚是美丽。很多年过去了,奶奶已经瘫痪在床,而且失去了言语功能,可是有一天当姑姑从箱底抖出这件旗袍的时候,奶奶的眼睛亮了,仿佛是在追忆那流逝的青春和美丽。 
  旗袍总能让人想起一些隽永的东西:高挽的云髻、纤手上沁凉温润的碧玉镯、耳畔点睛的珠坠、还有那隔着古木箱子散发出来丝丝缕缕的千年幽香…… 
  每一件旗袍后面是否都有一个甜蜜而酸涩的回忆,是否都有一段值得咀嚼的故事。遥想70年前的上海,奶奶还是一个刚从女校毕业的学生,她是否就是穿着这件旗袍碰见了爷爷,然后就陪他走过了颠沛流离的一生。不得而知,大概只有那件旗袍知道,可是它轻轻悄悄地躺在那里,不言语。 
  旗袍的全盛时期是在二三十年代,上海尤是各色旗袍粉墨登场之处,于是造就了张爱玲,这个描写旗袍的高手,大上海二三十年代的奢靡繁华、丑陋阴暗都影印在各色女人身上或高贵或低贱的旗袍身上了。张用自己年老的世故及幼稚的疯狂演绎着最为俗艳却令人叹为观止的旗袍。张爱玲写的旗袍料子,有初夏的池塘,水上结了一层绿膜,漂着浮萍和断梗的紫的白的丁香,仿佛应当添入“哀江南”的小令里。她将旗袍的魅惑伸在《倾城之恋》里,白流苏着了一身幽暗的绿去香港见范柳原,范对流苏说,你就是医我的药。 
  所以,每当我伫立在一袭艳丽的旗袍前,我想到的已不再是典雅高贵,民族精华了,而是整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那个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城市,那群心思细密的小女子,还有那个天才女作家——张爱玲。她的思想,她的文章就像旗袍一样神秘又高雅,又像是一部传奇,其精粹在旗袍的一丝一线间流淌。 
  这个时候把旗袍穿出风采的还有和整个中国政治命运息息相关的宋氏三姐妹,三个姐妹均是一袭的黑,却曼妙生姿,却穿出无比的生韵,在政治舞台上划下一道又一道美丽的黑弧,让整个世界记住她们,记住了她们低眉领首,衣妆谨然的东方魅力,也记住她们曲曲折折的含蓄表达美的方式。我注意到整个一生宋庆龄都是用一袭黑袍来诠释自己的,无论是年迈之时,还是在哪个疯狂的所有的美丽衣裳都被黄、绿军服所代替的年代,她穿着黑袍静静的站立着。她那挺直的脊梁里有着所剩的坚强,而这种坚强是被融进旗袍的柔弱中的,所以可以看见的是单薄耸立的肩膀,所以看不见的是旗袍下那颗心。 
  一端沉寂之后,旗袍的美再一次被巩俐在噶纳电影节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她从满清浮着沉沉檀香的时空中,穿着一袭白色旗袍飘游而来的,洒脱且高贵的领子,锁边,窄袖和袍摆,陈年的传奇的别样风采。挽着似乎禁不住的大髻,姣好的脸上洗尽铅华,演映着她的风情,她的雅致,她的无心,她的落寞。于是震惊了所有在场的外国人和中国人,他们认可了她。章子怡也是穿着旗袍去领奖的,美则美,却远不比巩俐的风情,旗袍是玲珑剔透的,需要种种温婉气质的陪衬,方能体现出这份雅致。而章太咄咄逼人。 
  真正在民间掀起旗袍热的,却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花样年华》中的张曼玉是一个经典。她马不停蹄的换了二十几件旗袍也是经典。紧裹着身体的旗袍,走起路来微现的小腿,高盘的发髻,落寞的神情以及昏黄的背景和沉闷的音乐,构成一个难忘的场面。旗袍的美上忧郁的,她可以彰显女性所有的阴柔。有一种惆怅和迷惘的情绪,都被锁在旗袍里,然后被箍紧、箍紧……然而张还是一天一袭旗袍,因为高雅、从容,它能遮住伤心与失望,落寞与惆怅。 
  于是一转眼见,大街小巷上时不时掠过穿着旗袍的女子,原先的宽袍大袖,盘根错节,经过无数次的改良设计,把一切多余的装饰都被摒弃了。着了旗袍,走起路来袅袅娜娜,站着也是亭亭玉立,举手投足间,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万种。在人群中偶尔惊过一些身束旗袍的身体,那可是城市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改良过的旗袍有长袖的,中袖的,七分袖不多见,短袖的,还有无袖的。把肩衬托的削瘦,线条优美,改良式的旗袍有时候把扣子设在胸前,有时用斜襟,那些细致的手艺,不经意间让人湮染着浓浓的古意。
 
  此边的江南,偶有一天在细密的雨丝中穿过一条小巷,却见一女子将青丝高挽,撑着柄雨伞,着了一件淡紫的旗袍,雨中穿行,低眉敛目间的娇羞,惶如隔世。而在北京游玩的几日里,见有女子发长过腰,高高束起,穿一身紧身深红短旗袍,镶了金边,襟口一抹金凤,神情冷然却异常美艳。原来这不同的旗袍却是诠释世间女子万般不同风情的。经典的东西大概贵在不同的人可以诠释不同的情致吧。 
  这样一款传统的服饰,至今日毫不见衰败,多少女子为它痴迷。足见它的经典。它是属于中国的。旗袍,把东方女性的古色古香,映衬典雅,展现得恰到好处。它诠注着一种本色的儒家文化,那种并不张扬的显山露水,布质般的舒适,绸质般的飘逸。它的经典注定它不会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而是永恒地闪烁着璀璨的光。 
  经典的旗袍是属于民族的,也是属于世界的,不经意间,已走过几百年,几百年后,又会有多少女子从箱底捧起一件旗袍,顾影自恋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摒弃了多余装饰的清新隽永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