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被遗忘的女性美学

有人说,在当今社会,没有比旗袍更为尴尬的服装了。的确,提起旗袍,许多人只能淡然一笑,然后是无奈地摇头。旗袍,这曾经被誉为国粹的民族服装,曾经风靡一时的东方女性美学的典型代表,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被时代无言地遗忘了。如同一桢背景斑驳的黑白照片,只能应和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十里洋行的轻歌曼舞,留给今人一丝半点不成样子的回忆。现实中那些已经异化成职业意义的制服旗袍,只能给这样的回忆涂上一层更为惨淡的色彩。
  现代的年轻人,了解旗袍如同了解民国的历史,大都是从影视作品或书本画册中得到或深或浅的一点感受。影视作品中,最为经典的要数香港导演王家卫的那部风格别具的《花样年华》了,在灯光迷离的街头,在飘荡着爵士乐的咖啡馆,张曼玉近乎本色的表演,把那一件件不同质地、不同款式的旗袍演绎得摇曳生姿,风情万种,使得那些原本追求剧中那种若即若离的小资情调的时尚男女们,在心理补偿得到满足的同时,也深深记住了作为故事年代载体和标识的旗袍。他们惊讶到,上世纪的都市小资生活中,竟然可以把旗袍穿出这样的高贵和典雅,这样的得体和婉约,比较起来,似乎远远好于现代聚会时那种袒胸露背的晚礼服,更适合东方女性娇小苗条的身段。这种关注,虽还不至于让她们第二天就旗袍加身,但至少在面对现实中旗袍出现的时候,会有一个内心中自觉不自觉的品味评判。在这个意义上,王家卫在宣扬小资情调的同时,倒是为现代女性做了一次面向大众的不折不扣的旗袍启蒙。
  其实,就像历史上的其他东西一样,旗袍决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件服装。它在充分展示东方女性柔美内敛的性情的同时,还映射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和文化,甚至是那个时代的国人心态。记得网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在一战和二战间隙,身着旗袍,端着酒杯,操着熟练的英语,风姿绰约地在各国权贵的酒会上到处游转的宋美龄,让那些大鼻子的外国佬不禁发出惊讶,说中国的旗袍是世界上最性感的服装。不仅如此,在那个烽烟四起却英雄辈出的年代,那么多著名的女人都和旗袍有关,比如宋美龄、林徽因、阮玲玉、张爱玲等等,而那时的著名男人身边也都有一位穿着旗袍的女人,顾盼生辉,欲说还羞。如同那个年代的历史注脚,从来没有一种服装,能够像旗袍这样如影随形地见证中国的兴衰荣辱。
  民国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特殊的阶段,终结了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使在专制统治下生活了那么久的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了文明的曙光。民国的男装经常是长衫和西服混杂,充分体现了那个年代的特色,而女装则直接继承了清朝的旗袍,加进去现代元素,逐渐成形,直至成为一种经典。其实,旗袍的历史是很长的,有人认为最远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的深衣。之后,旗袍伴随着历史,承载着文明,显露着修养,体现着美德,逐渐演化成一种内与外和谐统一的典型的民族服装,被誉为中华服饰文化的代表,它以流动的款型、潇洒的画意和高贵柔顺的做工,完美无遐地契合了中国女性贤淑、典雅、温柔、清丽的性情与气质,成为中国女性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服装。
  凤冠霞帔,母仪天下。如果说几千年来,中国根深蒂固的封建传统把妇女的期望值定到这儿,那么最能把这种渴望与期盼表现出来的媒介就是服装。霓裳羽衣也好,凤冠霞帔也罢,除了对那种繁华尊贵的追求之外,无论如何也剪不掉女性那段渴望美丽,渴望美丽背后的阅己者的情结,旗袍的出现,或许就是应和了那一个阶段社会的风气和女性们的心情。
  当然,服装不能脱离人体而独立存在,否则再美的服装也只能是标本。旗袍也一样,在欲说还羞的含蓄中,把女性的头、颈、肩、臂、胸、腰、臀、腿以及手和足,构成了众多柔顺完美的曲线,这是世界上任何服装都不能比肩的。西方的礼服、东方的和服也许能够或夸张或含蓄地表现出一部分女性的优美,但也仅仅是一部分。
  在这个世界上,走得最快的往往是最美的东西。旗袍在经历了长远的发展,到民国达到美的极至以后,如同夜空中绚烂的烟花一样,短暂的绽放以后便不可抑制地走向陨落。旗袍的鼎盛年代已经过去,如今回头守望,被冷落了三四十年的它,在开放的中国国土上已经显得有些土气或者落伍了。近些年来,时装展示中重新出现了旗袍,霓虹与闪光的装点下,T型台上,风姿绰约犹胜当年,并被当作一种民族意味的代表,在重要的国际社交礼仪场合出现,张艺谋甚至把它带到奥运会的闭幕式演出中,也许所有的推崇本身都没有错,但当目光漫过荧幕投向现实的时候,总会泛起一阵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式的悲凉与酸楚。
  作为那一个时代的特定标志,旗袍的繁华已经和百乐门的午夜笙歌一起烟消云散了。除了那种特定意义上的时装展示,我们看到的是街头宣传和促销小姐,酒店里的礼仪小姐、迎宾小姐以及娱乐场所、宾馆餐厅里的服务员身上那种色彩鲜艳、开衩很高却粗制滥造的所谓旗袍,有人用一句“现在的旗袍上长满了虱子”来形容他愤怒的心情,我不知道那些职业旗袍上有没有虱子,反正我经常可以看到它们粗糙面料上磨起的小球球。
  曾经的女人们盛装在旗袍里,如同花枝盛装在花瓶了,那种相互映衬的美丽,在时空中演绎了一曲空前绝后的绝唱。正如以为学者所说的那样,这个时代的女性服饰应当是磨白的牛仔裤、轻悄的超短裙、松身的休闲服、露火的网眼衫。但我总是固执地以为流行并不一定合适,正如那些西方女性肩宽体庞的身材穿不出旗袍原有的韵味一样,中国的女性也很难适应牛仔那种对身体某部的过于夸张的表露。
  正如一切其他的东西一样,自然才是最美的,坚守住民族特色才能真正站到国际的前台,这方面正是我们这些年比不上日韩的地方,因为我们在拿来与舍弃中,总是喜欢走极端,文化、影视、服装等等,莫不如此。
  真的希望,在一个月朗星稀、凉风习习的夜晚,凭窗而望的年轻女孩们都能做这样的一个梦:华灯初上的街道,青春的你着一袭米色的丝绸旗袍,香风细细,婀娜摇曳,在都市的陌陌红尘里,婉约到极点,含蓄到极至,却在经意不经意间倾泻着无比大胆的春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旗袍制作知识旗袍:被遗忘的女性美学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