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旗袍制作知识褶痕处的历史云烟 华美旗袍衣袭百年

身穿旗袍女子总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那种或端方典雅或氤氲妖娆的姿态,总能将东方女子的温婉柔美勾画得恰到好处。本月,深圳博物馆与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共同推出“衣袭华美”百年旗袍展,细说旗袍百余年来的前世今生。
 
  深圳博物馆的二楼,在几十平方米的空间里,旗袍从最初满族女旗人身上那宽大硬朗的袍装,倏地就穿越了百年时光——从华丽繁复的清代旗袍,到清新简约的民国旗袍;从变化多姿、灿若繁花的30年代海派旗袍,到如今前卫混搭的旗袍时装……
 
  漫长的岁月,旗袍在滚滚的历史烟尘里一路演变而来,百余年间的文化融合与时代变迁,就隐约地藏在那些忽长忽短的衣袖、时高时低和或繁或简的饰物之间。
 
  起源
 
  清朝:说不尽的繁复华贵
 
  旗袍最初源于满族旗女之袍,衣身宽大,造型线条平直硬朗,袍长至脚踝。作为只有八旗女性才能穿着的袍衣,旗袍自然拥有了显示身份的作用,因此装饰繁缛就成了清代旗袍的一大特点,随着清代手工艺的日渐繁荣,旗袍的面料、装饰也越来越华丽和繁复。
 
  到了咸丰、同治年间,旗袍装饰的繁复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甚至有的旗袍完全被各种装饰、刺绣所淹没,以至于已经无法看清面料的最初样貌。
 
  当时旗袍的主要装饰手法有镶、滚、嵌、补、贴、绣等工艺,多在领口、袖端及衣襟等处镶以花边。到清朝中后期,镶边和滚边等装饰越镶越阔,法时人称“大镶大滚”或“宽镶密滚”,少则一二道,多则十八道(即“十八镶”),衣面上也以彩绣越多为越时尚。
 
  与汉族服饰相互融合是清朝旗袍的另一大特点。从顺治、嘉庆年间屡次颁布的禁令中,可以窥见当时满族女子违禁仿效汉族妇女装束的风气之盛,而到了清朝后期,也出现了汉族女子效仿满族装束的风潮。
 
  汉族女子自古以来就是“三绺梳头,两截穿衣”,而到了晚清,最基本的形式仍为上衣下裙或者上袄下裤,而满汉女性服饰风格的悄相交融,为旗袍的演变提供了更多样的可能,也成为旗袍流行全国的前奏。
 
  变化
 
  民国:曲线初露的小清新
 
  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传统礼教与风化观念被丢弃一旁。风气的开化使得剪短发、易服色成为这个时期人们心目中的壮举。
 
  随着传统礼教的崩坏,服制上等级森严的种种桎梏也被打碎,与此同时,女子开始走出闺房参与各种社会活动,也要求服装更加实用和轻便。于是,旗袍一扫清朝的矫饰之风,趋向于简洁淡雅,注重体现女性的自然之美。
 
  中西文化的融合,使得国人开始懂得和敢于欣赏人体自然的曲线美。而旗袍的最显著变化则是袖口和腰身变窄,在更轻便、适合女性活动之余,也更能体现女性特有的柔美曲线。
 
  这个时期的旗袍,总体风格是既开放又有些封闭。
 
  民国初年,穿窄袖旗袍、水蛇腰、襟边袖口镶玻璃水钻、修眉俊目便是上海女子当时最时尚的形象。
 
  到“五四”之后,青年女子开始多穿窄而修长的高领衫袄,下穿不施绣纹的黑色长裙,也不着首饰,整体感觉非常朴素。这就是当时特别流行的“文明新装”,它折射出这个时期知识分子受到开明教育以及学校崇尚的简洁朴素。
 
  鼎盛
 
  30年代:中西合璧的摩登范
 
  近代上海开埠以后,随着西方礼俗的东渐,上海的社会风俗与来自欧洲的异域文化相交融,催生出上海都会新的生活方式。在衣着方面,旗袍的变革与流行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现象。
 
  在号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旗袍最初的形象与“惊艳”一词绝无关系。从“暖袍”、马甲旗袍到倒袖旗袍,旗袍似乎一直没有脱去“老气”的特质。而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则是“风气所趋,人人好异”,这种普遍的“求异”使新奇和个性逐渐流淌于旗袍的血脉中,旗袍不断脱胎换骨,改造和创新更加频繁,
 
  首先,旗袍的形式受到西方立体服饰造型的影响,开始向立体结构转化,收腰、收省等手法开始被大胆地运用到旗袍的制作中,显现女性体态之美。比如,领子的设计,先是崇尚高领,后来又流行低领至无领;袖子时而长过手腕,时而又短及露肘;两边开衩很高,腰身变得极窄,这类更合体的设计,彰显出女生的体形曲线。
 
  而随着海禁的开放,前所未见的崭新面料从国外大量涌入,令旗袍的面貌也千变万化。
 
  旗袍的风格也趋向多样化:垫肩双襟绢花装袖旗袍,衣长较短,较为通俗,多为当时普通女子穿着;无袖紧身前开衩旗袍衣身较长,比较适体,多为思想比较解放的女子穿着;织锦缎无袖双襟旗袍,衣长可长可短,上乘高贵,多为经济富裕女子穿装。
 
  当时,一般旗袍开襟都用暗扣,外表用花扣装饰。所采用的图案多为龙、凤、孔雀、福、寿、喜、吉祥等图案,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同时体现东方女性服饰和艺术美。
 
  20世纪30年代,旗袍进入了它的鼎盛时期,作为一种中西合璧的新颖时装,此时的旗袍更加凸显出东方女性的柔美曲线与含蓄典雅的传统美,一时成为引领全国的时尚风潮,是当时中国女子最为时尚的服装。
 
  回到当下
 
  传承:历久弥珍的文化记忆
 
  在尊崇文化的当今中国,传统文化记忆正在悄然回放,而尤为适合展现中国女性的体形和民族气质的旗袍,正在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今天,在穿着T恤和牛仔的人群中,也会看到上穿短样式旗袍,下配牛仔裤等各种混搭。对这些尝试者来说,一袭旗袍的装束不仅是一种别致,还是品位和格调的标志。
 
  此次的“衣袭华美”也展出了近几年来旗袍设计师们的作品。它们中有的采用了青花色调、手绣等复古元素,将古典发挥到极致;有的吸收了西方礼服的精髓,婀娜高雅却又简约不拖沓;有的则融入了牛仔风格,混搭时独特别致也异常抢眼……
 
  而近年来国际T台上,也出现了旗袍等越来越多的中国风元素。连皮尔卡丹等国际设计大师都曾说:“在我们的作品中,有很大一部分作品灵感来自中国旗袍。”而近十年来随着国服旗袍越来越频繁地以新姿态展现在人们面前,它所赢得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一批又一批年轻的中国设计师在国际T台上崭露头角,也使中国元素更为时尚优雅,旗袍作为中国最具有特色的服饰代表,被设计师们一再地重新演绎,从古老的历史之中绽放出新的花朵:2008年,旗袍设计师郭蓓为北京奥运会设计了华丽而脱俗的颁奖礼仪小姐旗袍;2010年,范冰冰在戛纳影展上身着明黄色的“东方祥云”亮相,让世界再一次领略到了中国旗袍的风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旗袍制作知识褶痕处的历史云烟 华美旗袍衣袭百年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