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女总裁与小武替》刘青春 ^第9章^ 最新更新:2020-10-28 15:00

汇浩轩中,王正浩带着他即将转正的情人向甜甜提前到了,他没有安排包间,专门找了大厅一个半幅竹帘挡住的位置就坐。

王正浩却不理会:“先别想着拍照,一会儿有正事的。我不知道赵念那个疯婆子会不会跟过来,我怕她过来了现场撒泼我不好收场,这里她好歹会顾忌别人围观。”

“我倒是希望她跟过来,弄的越不好收场,对我们越有利。”他想了想又提醒他的女伴,“甜甜,你一会儿只管道歉认错,别多说话。”

“好哦,要是疯婆子敢撒泼,我就捂着肚子哭,嘻嘻。”她又担心到,“老公,你说宋璟真的会傻到愿意把b城的十几家店让给我们?”

王正浩胜券在握:“嗯,那个女人我认识了十年,一直就是呆头呆脑的。她心软,你求求她,说点好话,保住b市的店铺,我才有重新做起来的可能。要是赵念过来大闹一通,她心里一惭愧,说不定其他店也能保住。”说完他又翻着手机上那些追债务的信息,盘算着如何把公司的账做平,再挪出一部分钱来。

宋璟一行人开车来到了汇浩轩,赵念神神秘秘地在张焕龙的西装领口处装了隐形同步传像设备,她打算坐在车里,用电脑观察全局,并且提供远程支持。自从赵念离婚时因为缺少对方转移财产的关键证据,损失了一大笔钱之后,她就患上了不足恐惧症,每天除了八卦、找年轻男孩,就是捣鼓这些东西。这次她的设备终有用武之处,别提多兴奋了。

汇浩轩是一家精品私房餐厅,厨师很任性,仅提供八千一位的定餐,菜品精致且美味,向来在a市的饕餮客口中有些名声。前来用餐的食客非富即贵,即使如此他们看到门口进来的人还是定住了眼光。男人一身笔挺烟灰色西装有着零星的珠光,在餐厅暗桔色灯光中,像是披上了光芒,他肤色古铜,五官凌厉,身材高大,步履沉稳;而身边的女伴,卷曲长发用一根古朴发钗拢起,一两缕掉落下来的长发显得柔和又随意,女人皮肤白皙,眼睛细长妩媚,她穿着月白底白牡丹的旗袍,清雅风韵玲珑有致。随着他们走过,不少食客窃窃私语“他们是明星吗”“好看……”。

坐在竹帘之后的向甜甜也看直了眼睛,甚至后悔要不是绑上了身边的人,自己说不定也能试试勾引对方。可惜现在……她轻轻抚了抚小腹,压住了幻想。她扯扯身边的王正浩,指指那两人:“快看,那边两个人你认识不?哪家的少爷少奶奶?”

王正浩瞟了一眼,之后呆楞住了,猛地站了起来。向甜甜赶紧扯他:“别这样啦,别人都看到你了。”说完发现两人直直走了过来,女人还微微笑着对王正浩点了点头,天呐,是他们?!这哪里像是饱受情伤的黄脸婆呀。

到底如何当好一个让男人嫉妒让女人疯狂的高富帅?在赵念和张焕龙白天翻阅了数部小说和电影之后,总结了人设的几大特点。

王正浩见宋璟向他点头,调整了表情,对她温和的微笑,并主动打招呼:“阿璟,你们过来了?好久不见,我介绍一下,这是向甜甜,你们应该还没见过。”

“你们好~第一次见面,叫我甜甜就可以啦。”向甜甜有意无意的瞟着对面高大冷漠的男人,娇娇地笑着。

“这位是?”王正浩问,他转头看宋璟的男伴,那人比他高不少,眼神压下来睥睨这二人,有实质般威压一样。

赵……王正浩打了招呼问到:“阿璟的好朋友赵念是……?”他心里搜索着这一号人,难道是赵董的其他子侄?

王正浩却在心里确认了答案,这位看来真是赵念做媒介绍的,他嫉妒男人的财富,也憎恶准前妻去取悦其他人。

向甜甜上来招呼二人:“一会儿要上菜了,咱们别站在这里说啦,快过来坐下。姐姐裙子好漂亮呀,要不要咱们坐一起……”她在张焕龙嘲讽般的笑容里息了声,找补到:“哎呀呀,龙哥哥看来想和姐姐坐一起,我就不当电灯泡啦。”她看对方瞪她,心中不忿,自己娇滴滴一个小美女,从来都是万人捧千人爱,翘起墙角像喝水一样简单,这人这么不解风情,看来是个呆子。不过这样看来还是自己选的对,王正浩好歹有人味儿,对面这男人帅是帅,天天冷暴力有什么意思,爱情当然甜甜的好。她这样想着,又自信了起来,挽起王正浩往他身边贴着坐在一起。

王正浩引着大家入席落座,眼见“赵惜龙”转过脸面对宋璟,就如冰雪消融一般,满眼都是专注,满面都是温柔。张焕龙个子高,他特意低下头同宋璟说话,声音压得满含磁性:“宝贝,我们也过去坐吧?”

这在王正浩二人眼中便是打情骂俏了,王正浩心想,我与她这好几年从没见过她这么俏皮的表情,心中酸楚厌恶。

四人相对而坐,各怀心事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始聊天。唯有张焕龙不管那么多,专心致志的宠溺宋璟,他给她倒茶端水,轻声细语的告诉她别烫到了。然后握起她一只手,十指相扣就这么握着。

向甜甜看看对方,又看看王正浩,在桌子底下偷偷推他,想让他学着点,给自己倒水。没想到王正浩也在比较,过去的妻子找的情人有钱又周到,自己这个一天到晚花钱还指望自己伺候她?他瞪了向甜甜一眼。向甜甜脑袋一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认命的帮对方倒上茶,扮演起一个贤惠的妻子。

他们本打算先展现恩爱,在气势上胜了宋璟,然后再示弱,趁她心软说出原谅乘胜追击,要她留下b市的店面给他们。可没想到现在计划全乱了,恩爱也没人家恩爱,气势上他们就先输了。

王正浩清了清嗓子,努力忽略掉张焕龙的存在,开始扮可怜:“阿璟,其实从我跟你坦白变心,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了,这五年其实我也不好过,我的内心每分每秒都充满对你的愧疚之情。甜甜心里也一直不好受,这场爱情没有赢家,都是伤痕累累。”说完捏了捏向甜甜的手。

向甜甜接收到讯号:“对不起,阿璟姐姐。”她未语先哭,仰头四十五度,让眼泪从眼角流下,免得眼泪花了她的妆。“我认识浩哥哥时候不知道他已婚,我们只是在网上聊啊聊啊,发现原来世界上有这样一个情投意合的人。我、我不是故意的,姐姐你就原谅我吧,这五年我真的内心饱受煎熬。”

无耻,宋璟没想到当年念了旧情,就纵容出这样的货。她确实心软,当年签划分责任和股权的合同时留了情,但那也只是感念父母去世之后他的陪伴。从那以后,她心中他们就是陌生人,他凭什么认为用这种恶心的话语可以操纵她的情绪?她刚想否认,却听身边人开口了。

“当然有赢家。”低沉声音响起,“我就是赢家,你们让我赢得了最好的宝贝。我现在不知道有多感谢你们。”张焕龙低头,好似在看他们交叠的手,实际上却是看藏在桌下屏幕上赵念发来的台词。

“还有,向甜甜女士,你说你不知道王正浩已婚,我相信,但你说你这五年都内心煎熬?”他把身子往前倾了一些,嘲讽的笑,“真的吗?”

张焕龙往后靠在靠背上,看着两人好像看到什么脏东西:“行啊,王先生您太行了。您别忘了,这世上凡事皆有痕迹,你不觉得别人会调查你吗?没错,你当年出轨是和一个网名叫做甜甜的网恋,不过你们早就分开了。这位,向甜甜女士是你的第三位甜甜吧?”

张焕龙也站了起来,他盯着对方的眼睛,满是嘲弄:“我的爱人给你面子不说,就请你不要继续做跳梁小丑,假装深情了。你以为你现在的身份是谁给的?离我的女人远一点,明白?”

宋璟叹口气也站了起来:“王总,珍惜自己的羽毛吧,我们明天办了手续就不要再联系了。”她挽住张焕龙,“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我们走吧。”

他们走出两步,王正浩追了出来:“阿璟,阿璟,宋总!别走。我现在真的需要钱,帮帮我,把b市的店给我就行,我现在真的需要!”

周围人群看着王正浩窃窃私语,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想拍照,他吼道:“拍什么拍,小心我告你们!”说完扯着向甜甜走了。

向甜甜往后一倒,撞倒一个人。王正浩冷静了一点,也想起向甜甜有孕在身,过去扶她,又问被撞到的人:“先生你没事吧?”

那个矮小消瘦的男人带着棒球帽看不清长相,他听到问话一言不发,转身逃走了。向甜甜还冲他喊到:“哎,你照相机掉了。奇怪,跑什么嘛真是,咦,浩哥哥,你看他拍的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女总裁与小武替》刘青春 ^第9章^ 最新更新:2020-10-28 15:00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