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用土匪管理监狱 女员受尽凌辱酷刑

在临沂西关,有一座万人坑,埋着近万名受难者,其中女性有一千多人。这一千多人里,既有女和土改积极分子,也有普通妇女,还有被敌人掳来发泄兽欲的女学生。这些人大多数是在王洪九当临沂专员是被杀害的。王洪九出身土匪,后来投靠,当了临沂专员。

王匪生性残忍,当土匪时就杀人如麻。来到临沂后,他就专门设了一座监狱,号称模范监狱,专门用来关押和拷打折磨沾“共”字边的犯人。重点进攻山东,在土改时逃往外地的地主分子,纷纷组织了还乡团,回乡反攻倒算。许多来不及撤退和留下来见持工作的员和土改积极分子被他们逮捕,拷打和杀害。那些被他们认为是“顽固不化”的,就被送到这所监狱里来,继续拷打审问,王洪九任命了和他同样凶狠毒辣的亲信许大胡子为监狱长,专门来审讯拷打这些犯人。

临沂监狱是阎王殿,是地狱。这里刑法齐全,各种刑具应有尽有。只要进来,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进到这里来的人是非常不幸的,进到这里边的女人更不幸,她们不但要忍受敌人的酷刑拷打和折磨,而且还要经常被看守和打手们奸淫凌辱。有许多女烈在受刑时被拷打致死,死后就被扔在万人坑里。例如苍山庄坞女烈冯秀芹和临沂小李庄女烈张丽华张瑞华姐妹,被捕前都是我党农村干部。还乡团抓到她们后,先是严刑拷打,见她们坚贞不屈,就把她们送进了临沂监狱。在狱中,她们被拷打的的九死一生。

敌人在审讯冯秀芹时,竟然把烧开的热油倒进她的阴户里,把她烫死了。在审讯张丽华张瑞华姐妹时,残忍的敌人把铁棍捅进她们的肛门放在火上烤,姐妹俩竟然被活活烤死。侥幸没有死在酷刑下面的,她们的遭遇更不幸。王洪九处决女犯人,凡是沾上“共”边的,从来不用砍头枪毙一类的普通手法,而是挖空心思想出各种惨绝人寰的手段,在万人坑旁处决她们,使她们受尽折磨而死。例如著名的沂蒙女烈三霞(杨朝霞,张继霞,杜京霞),四英(王美英,惠林英,郭启英,许秀英),五兰(吕宝兰,尚梅兰,王凤兰,赵凤兰,李晓兰)和著名的母女英烈李芳夏婉瑜母女,都是在被还乡团严刑拷打后,送到监狱来的。

在监狱里,她们都遭受了酷刑拷打,然后被用极端残酷的手段杀害在万人坑的。其中杨朝霞和郭启英是被敌人用浸了桐油的白布裹起来,头朝下绑在柱子上,从脚上点火慢慢烧死的。尚梅兰和惠林英则是被用一种叫做“郯城呛驴”的酷刑,用开水灌进嘴里活活烫死的。吕宝兰阴户里被插上树枝,裸体游街后被押到万人坑割乳剖腹处死的。李芳夏婉瑜母女给敌人在阴户里捅进木桩活活钉死的。

在临沂监狱牺牲的女烈里,职务最高,年龄最大,同时也是受刑时间最长最残酷,死的也最悲惨的是刘瑞霞。她是临沂地下县委委员,开着一家纸箱厂作掩护,领导着临沂交通站。刘瑞霞长相俊美,善于交际,利用美色获取了许多情报。46年初,由于闫秀玲的叛变,交通站被破获,刘瑞霞和她的儿媳妇刘媛媛,地下交通员张建红同时被捕。敌人为彻底破坏我党地下组织,用尽种种骇人听闻的酷刑拷打她们。她们虽然受尽酷刑,但却坚贞不屈。敌人为了获取口供,没有立刻杀害她们,而是长时间的审讯拷打。

王洪九来临沂后,案子落到了许大胡子手里,刘瑞霞三人更是掉进了十八层地狱。吊打,压杠子,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是家常便饭。许大胡子不但用点燃的香火烧灼她们的腋窝,用钢针和猪鬃捅扎她们的乳房和乳头,用竹签子钉她们的十个手指,用烙铁烙她们的大腿和后背,用酒精灯长时间烧烤她们的肛门和阴户,还把烧红的铁棍捅进她们的直肠和阴道里,把她们折磨的死去活来,奄奄一息。

刘瑞霞刘媛媛和张建红一直被敌人折磨到48年底,华东野战军南下,王洪九逃台湾前,决定杀害她们。

农历11月初二,寒风凛冽,刘瑞霞三人被放到木驴上被押往万人坑。她们已经被拷打的奄奄一息,遍体鳞伤,敌人还是不放过她们,一边走,一边用皮鞭抽打她们。随着木驴的行进,木驴背上的木撅在她们阴户里上下戳捣着,她们早已溃烂的阴道里的脓血顺着木驴的腿流下来,惨不忍睹。到万人坑后,敌人把她们头朝下绑在柱子上,然后点了灌进她们阴道里的獾油。白色的火苗冒起来,烧得她们的阴唇哧哧的响。三个人一起厉声哀嚎起来,那声音真吓人。几天后,她们的声音才渐渐小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用土匪管理监狱 女员受尽凌辱酷刑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