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晚清第一美女珍妃盛世红颜难再觅一口枯井掩芳魂

珍妃是户部右侍郎长叙之女,满洲镶红旗人,1889年和姐姐一起被选入后宫 ,成为光绪帝的妃子。幼年时的珍妃,随叔父长善在广州长大,她向往自由,不为繁文缛节所束缚,对于后宫里的勾心斗角很是厌恶。

那时候的光绪不得实权,处处受到监视,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本身非常压抑。珍妃的到来 ,给他增添了不少生机和活力。珍妃貌美端庄,性情机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关于国家大事,她也有自己的看法,而这些看法正好和光绪的想法不谋而合。珍妃的善解人意和体贴,激起了光绪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同时也激发了他要在政治上摆脱束缚,有所作为的决心。所以光绪对珍妃格外的喜欢,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知音。

大婚后的数年,每当光绪累了的时候,总是喜欢和珍妃在一起。珍妃一切爱好,都被光绪包容接纳,比如皇宫中忌讳照相,可珍妃偏偏喜欢摆弄相机。珍妃贪玩,甚至要光绪脱下龙袍给自己穿,光绪也会答应。有时,珍妃女扮男装,戴上圆形的帽子,脚上一双粉底宫靴,活脱脱一位翩翩美少年,走进光绪处理政务的御书房。给光绪磨墨捧砚,端茶倒水,和光绪谈古论今,一同畅想未来。

珍妃不仅仅讨光绪喜欢,同时也非常讨宫女太监喜欢,大家像众星捧月一样围着她。也正是由于这种宠爱,使得珍妃有了独特的优越感。光绪年间,卖官鬻爵之风盛行。珍妃因手头不宽裕,当时珍妃的例银是每年300两,珍妃不会节省,又常对身边的太监和宫女有所赏赐,日益亏空,故也加入到这个行当里。他先向光绪帝讨要了一些朝廷的职位,通过手底下的太监牵线,然后将这些职位卖给需要的人。得到的钱财大部分被珍妃据为己有,余下的由太监们私分。

此事被裕隆皇后知道了,她早就妒火中烧,正在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打击珍妃,就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慈禧。慈禧派人在珍妃寝宫里搜出一个小册子,里面记载了所有卖官鬻爵的账目。

慈禧本来就对宫廷里的“另类”珍妃,有诸多的不满。立刻下令,将珍妃降为“贵人”,并施以“褫衣廷杖”之刑。所谓“褫衣廷杖”,就是扒去犯人身上的衣物,直接在肉体上用刑。这种刑罚一般对朝臣使用,对帝王的妃子直接动用这样粗鲁的刑罚,在清代是绝无仅有的。珍妃受刑时,“抽搐气闭,牙关紧闭,人事不醒,周身筋脉颤动”,但始终没有求饶一声,足见珍妃的坚强和刚毅,宁折不弯,非是一般庸脂俗粉。

珍妃的姐姐瑾妃也被株连,降为“贵人”。珍妃手下太监等数十人或被处死,或被杖毙,或被流放充军。

此后,珍妃一直被幽禁在钟粹宫后面的北三所里,和光绪不得相见。这是历代供奶妈养老的居所,残破不堪,有专门的太监轮流值守,珍妃的日常用品和饭食,均通过窗户进出。每逢初一、十五等日子,看守她的领班太监还会定期对她进行训诫。

1900年8月15日,八国联军的炮火,轰隆隆咆哮着直逼紫禁城。慈禧心惊胆战,不寒而栗。她在一天之内,接连五次召见军机大臣,决定以“西巡”的方式出逃。

长期的幽禁,让珍妃完全没了往日的风采。她身穿一件淡蓝色旗袍,脚蹬一双带花纹缎面软鞋,跪在慈禧面前。

慈禧假惺惺地表示:“你本带罪之身,不好带你和我们西去,看在皇上的面子上,就给你一次机会吧,快去换衣服。”

珍妃非但不领情,还执拗地表示:“国难当头,我不走,而且皇上也不该离开京师,就是死也要死在紫禁城”。

慈禧脸色铁青,忍无可忍,把手一挥,命太监崔玉贵:“快,把这个不知好歹的贱人给我推到井里去。”

珍妃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为了留住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丝尊严,她厉声喝退太监:“别靠近我,你们谁都不许过来,让我自己来和这个世界告别!”

珍妃抬头望了望碧蓝色的天空,用手指梳拢了几把秀丽的长发,回过头去,深情地瞅了几眼他深爱着的男人光绪。然后紧走几步,毅然决然地一纵身跃入井中。24岁的如花年华,瞬间定格在了1900年的那个秋天里。

慈禧马上命令崔玉贵, 向井内投入两块大石头,以防珍妃后悔了再爬出来。然后命人将光绪抬入轿中,率领众人浩浩荡荡地逃出紫禁城,向西而区。

慈禧回宫后,见珍妃所投之井,依然如故。便命人将尸骨打捞上来,装殓入棺,葬于阜成门外恩济庄太监公墓南面的宫女墓地,以“贞烈殉节”的名义,追封珍妃为贵妃。

自从珍妃死后,光绪的心也彻底死了,每天痴痴呆呆不说话,有病也不吃药。一直到1908年光绪死的时候,他再也没临幸过任何一个女人。

1913年隆裕太后驾崩后,珍妃姐姐瑾妃尚在,此时已被尊为端康皇贵太妃,下令将珍妃迁葬回清西陵崇妃园寝,并在珍妃井北侧的门房为她布置了一个小灵堂,以供奉珍妃的牌位,灵堂上悬挂一额纸匾,上书“精卫通诚”,颂扬珍妃对一代帝王光绪的忠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晚清第一美女珍妃盛世红颜难再觅一口枯井掩芳魂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