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他用一生扮靓三个时代的女人全靠这两个字:旗袍

褚宏生先生一生扮靓了三个时代的女人,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胡蝶、韩菁菁、宋美龄到董洁、刘雪华、孟庭苇,以及松井菜穗子、今井美树等国外艺人。

2015年,被誉为“时尚界奥斯卡”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Met Ball)举办了《中国:镜花水月》大展,设专馆展示中国旗袍之美,展出的旗袍中就有褚宏生先生为胡蝶制作的白色蕾丝旗袍。

上周六(10月10日),正在徐家汇美罗城5F艺SPACE举行的《胶声入影——电影、旗袍和黑胶》主题展览,迎来了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副会长、瀚艺HANART艺术总监周朱光先生,为大家带来一场关于海派旗袍与时尚的讲座。

活动现场,周朱光先生和市民游客分享了他的师傅、拥有“百年上海的旗袍传奇”之称的褚宏生先生成名之作的幕后小故事。

有一天,影星胡蝶拿着一块法国进口的白色蕾丝布料,找到了褚宏生,要求做一件比较新式的旗袍。虽然当时人们对白色还有所忌讳,但是褚宏生先生大胆突破这一局限,将细腻的蕾丝与传统工艺融合,凭着娴熟的技艺和独特的审美,为胡蝶打造了一件轰动上海滩的白色蕾丝旗袍。

上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开始,旗袍在上海发生蜕变,一度风靡全国,无论名媛贵妇还是纺织厂女工,平时都会身着旗袍上街。

那个时候,旗袍其实是一件创新的衣服,随着时代变革,上海工商业日渐发达,女性开始有机会到学校学习、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不少心灵手巧的女性成为服装行业紧俏的技术工。

再加上当时的上海是全国的文化中心、时尚中心,这里电影业、广告业发达,经电影、月份牌、《良友》杂志等媒介传播,海派旗袍风靡全国,开启了旗袍的黄金年代。

在旗袍最为辉煌的时代,上海裁缝分为本帮裁缝和红帮裁缝两种,前者专做旗袍、长衫,后者专做西式服装。

旗袍制作并非墨守成规,而是不断推陈出新、与时俱进。随着上海女性对旗袍热捧,旗袍的造型从平面变得立体,从宽大变得合体,衣身有了前后片之分,原先的长袖逐渐变短,出现了长、中、短、无袖之分,还有喇叭袖、连肩袖、荷叶袖等多种样式变化。

与此同时,电影作为媒介将东方女性穿着旗袍的迷人身姿带到西方,掀起一阵“东方热”。在西方人眼中,旗袍是极具魅力的“中国连衣裙”。

今天的新式海派旗袍,既守住了传统海派服饰的根,又开拓了现代时尚的审美。旗袍,在传承和创新中优雅前行,将更自信地在世界舞台上绽放魅力。

王家卫说:“电影是光影与声音结合的产物,而音乐正是声音的一部份。”电影中,音乐可以推动剧情、营造氛围、塑造人物。电影外,一张张黑胶原声大碟既可以带来震撼的听觉体验,也提供了沉浸感受电影魅力的别样方式。

本次展览配备了四场名家讲座,将以电影为中心,邀请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一同交流徐汇区电影文化、黑胶文化和旗袍文化。

本周六第四次讲座“胶声入影——电影与黑胶”现已开放预约报名!本次讲座,主讲嘉宾Charlie Yu将从电影与音乐的关系出发,沿着世界电影音乐简史、亚洲电影音乐简史、中国电影音乐简史的脉络,分享黑胶唱片记录下来的音乐芳华和聆听美学。

无论是在展览画作、影视作品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你总能见到旗袍的优雅身影。一件件精致的旗袍,连接起过去和未来,连接起生活与艺术,将美的风韵洒满人间。

逛完徐家汇的《胶声入影·电影、旗袍和黑胶》主题展览,不妨再来西岸的龙美术馆领略一番中国服饰的演变与发展。

正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的《衣裳:绘画里的20世纪中国服饰》展览,由“中式·革新”“洋服·旗袍”“集体·质朴”与“开放·融合”四部分构成,展陈的40余件中国近现代绘画作品,与各时期具代表性的服饰、艺术文化风潮有关,反映出艺术与社会生活、中西时尚的相互影响,你能在这里一探20世纪中国服装的样貌与发展。

19世纪中后期,满汉民族日趋融合,中式传统服饰发展更新。清朝服饰基本形制仍然有所保留。长袍马褂、军装、西服以及各种中西合璧的款式新旧交织、并存。

20世纪初,中国社会生活与风尚在西方文化影响下产生变化。西式服饰被视作追求新思想、新文化的外化符号。

20世纪20年代出现的旗袍也被认为蕴含了男女平等的思想。洋服、西装的盛行影响了中国传统服装行业,西式生活方式也影响了更多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与日俱增的国际交流推动着服装设计及相关产业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精神与风貌的转变直接体现于服饰的多样化与个性化趋势,人们可以根据场合自由选择适合自己又心仪的服饰。如今,中国服装在保留传统的同时持续发展、追求卓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他用一生扮靓三个时代的女人全靠这两个字:旗袍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