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台湾人为什么要管“旗袍”叫“褀袍”

更很多人一见心烦的地方,可能很大程度上源于它的名字和它流行程度之间的差值——穿上了,走出去,代表中国代表华人,但是名字偏偏是一个

“旗”甚至不算一个民族属性的字,它包含的甚至还有过去的历史、覆灭的制度等等。在很多人眼里,叫“旗袍”这个名字就像嘴上被抹了一把仇人的骨灰一样,恨得牙痒痒却又无能为力。

不过“旗袍”的英译名状况就好一点的,尽管缺乏唯一的英译名,但相对主流用法:Cheongsam来自于香港地区的称呼“长衫”(所以香港地区就没有这个名字上的烦恼,明明东西都一样);Qipao来自于“旗袍”的拼音;Chinese dress具有更直接的描述性却缺乏排他性。

至少有一点,英文名们都不像汉字表达那样令很多人感到厌恶。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外们并不需要对部分国人的情绪感同身受。

早在1974 年元旦台北市“中国祺袍研究会”举行成立大会之时,王宇清教授主持并发表题为《祺袍的历史与正名》的主旨演讲,主张改“旗袍”为“祺袍”。提议当场获得大会通过,并成决议案,确立“祺袍”为当代旗袍的官方称谓,且著为会章条文,呈报主管官署核备,遂成定案,明载官籍。这便是“祺袍”一词的由来。自此之后,(宝岛)学术界渐成共识,并在民间产生推动作用,形成一股正名之风。

但是实际上“褀袍”这个名字民国时期就有了,只是没能在口耳相传中胜过“旗袍”。更重要的是,“旗”字尽管令人不悦,好歹言之有物,但是“褀袍”的“祺”却是被生造出来的,它本身不仅是个生僻字,而且也不是这个意思。

目前湾湾的现状的,尽管有使用“褀袍”的,但是主流或正规的说法里依然使用“旗袍”。甚至于被认为是一个不规范用字的现象。

旗袍者,八旗婦女所穿之袍也。翎以折,頂已砸,孔雀補變為坐墊,紅纓帽只有馬伕,旗袍何得盛行一時,孫傳芳先生之禁,禁得不差。然而旗袍脫,褲子出,單衩褲,使不得,到不如,改袍名,存袍式,中華袍,如令勅。——1926年《民國日報》

看过本号《“满汉”与“旗民”:清代的民族与服饰之别》等文的人知道,汉人女子的传统衣着并非袍式而是“两截穿衣”,简单说来就是衣+裙/裤。所以“去旗留袍”的本质就是承认这种并不汉人传统式样的服饰已经流行的事实,但是改个顺耳的名字。

听起来很滑稽,尤其一些对现代旗袍设计有所不满的人听来:你们服装界的人不好好改改你们的设计和审美,改名字有意义么?

但是以“中华”的名义去命名服饰这件事对某些人来说是很诱人的,“中华”本身就是一个更为博大的文化认同体,谁能叫“中华X”或“华X”那就是不得了的荣耀,于是“华服”的概念横空出世了!

就在最近,“华服”这个概念又被翻出来了,结果遭到了许多“汉服”爱好者的抵制,一些貌似平和的也忙不迭表示划清界限,生怕被汉服圈所排斥。

用知乎答主的话来说,“华服”这两个字,就像一封“招安”书,在叩问一些人愿不愿意放弃民族主义?

令我感到诧异的是,那么多忙着与“华服”划清界限的汉服圈元老竟然忘了早在“汉服”概念被提出的时候,也捎带占有了“华服”这个概念。

在汉服对外的宣传里一直保有“别称华服”这一条,甚至当年还抢注了百度华服吧。当时许多学者也认为,避免被带歪到极端路线上,叫“华服”更为妥当。

尽管“汉服”是不是可以叫“华服”有争议,但是不能让“旗袍”叫“华服”倒是共识,也是很有趣了。

有些汉服商家很坚持自己的叫“汉服”,也有的坚持自己的叫“传统服饰”,理由在于我们之间的“实”不一样了,“名”当然也要不同。就像旗袍商家里,也会分出“平裁旗袍”或叫“民国旗袍”商家,也是基于彼此的“实”不同了。

但是本文的情况不同,无论是“旗袍”还是“褀袍”,“汉服”还是“华服”,都是基于“实”不改的基础上争“名”。

不知道别人对于这种事怎么看?我个人觉得还不如干点正经事呢!毕竟,这种“争名”更多的是一种博弈,与名物考证又是两码事,它本来就没有正确的唯一的即时的答案,有的恐怕只是未知的无休止的拉锯式的争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台湾人为什么要管“旗袍”叫“褀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