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禁区年谱】中国影视剧女性暴露尺度的变迁

]范冰冰“大头贴”问题的根本在影视分级制的缺失。把所有影视剧都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那审查部门只能以最严格的尺度来删减。没有分级制的情况下,这种略显滑稽的事情,今后肯定还会出现。

新年过后,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受到了比此前更高的关注。前十几集中颇受争议的“波涛汹涌”不见了,胸部以下镜头全部去掉,于是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只有脖子和脑袋的“大头人”。许多此前并不知道这部剧的人,也因为其惨遭“剪刀手”而对此多了几分关注,“大头妃子和她的朋友们”、“奶奶去哪儿了”等调侃此起彼伏。事实上,在我国影视剧里,女性着装暴露与否,露多少,一直是个颇为敏感的话题,本文就为您梳理一下中国影视剧中女性的暴露史。

在新中国成立的最初20年里,相貌美艳的女演员处境很尴尬,因为没什么可演的角色。于是,谍战电影中那些敌人派来诱惑我方人员的女特务,反倒成了美女演员拓展戏路的重要方式,最终成为新中国银幕上第一拨女神级的人物。

众所周知,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有着强烈的宣传意味,题材以抨击旧社会、描述几场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反映新时代新风貌为主,人物则以工农兵、革命战士为主。

在这个前提下,演员选材就要尽量贴合群众。有一个词如今已经被用烂了,叫做“邻家女孩”。现在无论多么美艳的明星,只要装纯卖萌就可以被称作邻家女孩。而五六十年代,演员相貌要真正符合邻家女孩的标准:你家邻居妹子长啥样,电影里就长啥样。

所以,众多40年代大上海叱咤风云的著名影星,49年后逐渐没有戏演了。例如《乌鸦与麻雀》、《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主演上官云珠,就曾一度因“相貌、戏路、气质,都很不适合演‘工农兵’形象”①而无戏可演。

美女演员们由此开始了转型。当时主要有两种转型方法,第一种是扮丑。把一张很美很精致的脸,故意用造型、化妆等手段改造为劳苦大众的相貌。例如有“50年代最漂亮的女演员”之称的王丹凤,就曾在成功扮丑后出演过人民公社的“生产能手”。

左图:演员王丹凤的艺术照;右图:王丹凤(左)在电影《你追我赶》中的扮相。5、60年代,像王丹凤这样的大美人经常要如此扮丑以便有角色可演。

美女演员还有一种出路饰演女特务。在一些描写敌特情节的影片中,往往会出现敌对方为了腐蚀堕落我们,妄图用美色诱惑我方人员的女特务角色。这类人一般打扮入时,花枝招展,化较浓的妆,体态声调有女人味。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穿衣风格与工农兵迥然不同,更时髦、更合体、更能招惹男人。

女特务也因此成了新中国银幕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只有她们能穿花衣裳,只有她们能穿短裙子,只有她们能穿深V领衬衫,只有她们能抛媚眼儿……用现在的话讲,只有她们能展露性感,因为她们是坏人。

女特务漂亮,这个印象刻在了一代中国人的脑海中。直到80年代,还经常能听到老人形容某个姑娘时,会笑说她“长得跟女特务似的”,这其中并无贬义。多年以后,《永不消逝的电波》里的柳妮娜、《英雄虎胆》中的阿兰等形象,众多女特务被人们记住了。曾经专属女特务的口红、烫发、高跟鞋、旗袍成了人们日常的穿戴。

50年代另一位美女演员王晓棠在《英雄虎胆》中饰演的女特务阿兰。这种深V领在当时是不可能穿在工农兵角色身上的。

在老电影中,我方的同志没有一次拜倒在女特务的石榴裙下,每次都戳穿了敌人的阴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在银幕下,一代男人的心被她们俘获了……

在很多年里,深V领女特务都是中国电影最大的暴露尺度。改革开放后,我们得以看到了更多的外国电影,国内电影人的观念也在逐步更新。

内地观众第一次目睹的公开接吻来自于1979年,不过不是从电影上看到的,而是印在杂志上的。30多年前,一本名为《大众电影》的杂志是全国最火的刊物,曾创下过单期销量940万册的记录,一辆公交车上10个人在看《大众电影》也一点不稀奇。所以它的一举一动就立刻会成为公众事件,成为大众层面讨论的焦点。

1979年第5期《大众电影》封底刊登了英国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剧照,画面中是王子和灰姑娘的拥吻动作。这一举动在36年前堪称离经叛道之举,立即掀起了轩然大波。新疆建设兵团的宣传干事问英杰立即给编辑部写信说:“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竟堕落到这种和资产阶级杂志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实在遗憾!我不禁要问,你们在干什么?……纯粹是为了毒害我们的青少年一代。”

在信件最后,问英杰不无挑衅地说,“你们有胆量,请在《大众电影》读者来信栏,原文照登一下我的信,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信末署名为“中国员问英杰”。②

左图:那张引起轩然大波的《水晶鞋与玫瑰花》剧照;右图:观众来信反对问英杰,反问他“他能代表九亿人民吗?”

编辑部在经过讨论后,真的“有胆量”地在该年第8期杂志上全文刊发了这封信,在杂志上开展讨论,并开设“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的讨论”专栏。结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共收到来信和来稿11200多件,最多时,一天收到来信近七百封。

事后证明,那个时代大众对于开放的热衷远远超过对于保守的眷恋。那一年第10期杂志上,刊发了名为《寒流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读者来信综述》的文章:“从已经收到的读者来信看,赞同他(问英杰)观点的还不到百分之三。……这次把读者提出的问题公之于众,让大家进行民主讨论,是一次收效良好的民意测验:测出了是非,测出了人心的向背。”③

新中国有据可查的第一个“吻戏”,发生在电影《庐山恋》里。大概情节是这样的:男女主演正在畅谈人生理想,谈至兴奋处,女主角张瑜迅速把脸扭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男主演脸上亲了一下(注意,是脸上),然后又迅速归位。

其实严格来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吻,只是吻脸。但因男女主角在片中身着大胆的泳装(虽然远未开放到比基尼的程度),影片主题又很积极向上(海归女主角痴恋土鳖男主角的故事),因此影片迅速得到大众的喜爱,这一吻也因此成名。

电影《庐山恋》剧照,该片创下了在同一电影院放映时间最长的纪录,至今游览庐山的游客还可以在那的电影院看到这部电影。

《庐山恋》的上映掀起了全国亿万青年男女心中的那层波澜。有媒体甚至用了“一个令全国心动的吻”来形容这场戏在影史中的地位。两个主演张瑜、郭凯敏分别成了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张瑜更是拿下了金鸡百花双料影后,至今仍不时出现在影视剧中。

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国内银幕上最“敢露”的一段时间是上世纪90年代。不仅影视剧中香艳镜头不断,在大银幕公开放映的电影里甚至还有露点镜头。影视作品的尺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在上行下效的中国,90年代的文艺景象与当时的领导人有一定关系。1998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观看了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你们绝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国家就没思想教育。”他对一些人大代表说,“《泰坦尼克号》讲到了财富与爱情、富人与穷人的关系,生动地表现了人们在面对灾难时的反应。”④

在对《泰坦尼克号》作了评论之后,这部配有中文字幕的奥斯卡获奖影片就在中南海的大屏幕上为高级官员放映了。而且有了中央领导的首肯,这部电影得以“一刀未剪”在国内上映。

时任中影公司进出口分公司的张承昌经理还陈述了“一刀不剪”的理由:“任何损害一部优秀影片的艺术价值的做法,都不符合引进大片的‘两个基本’方针:即基本代表世界电影优秀艺术水平,基本代表世界电影先进技术水准。以后删剪任何一部进口影片,都要本着更科学、严谨、更对艺术负责的态度。”

1990、1992年,当时的著名导演陈家林相继把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改编为电视剧和电影,电视剧版名为《唐明皇》,由现在还活跃在荧屏上的刘威饰演唐明皇,林芳兵饰演杨贵妃;而电影版则名为《杨贵妃》,由周洁饰演杨贵妃。这两版影视作品都获得了观众的认可,至今看来仍能感觉雍容华美。

作为电影市场的风向标,《大众电影》封面云集了那个时代最著名的演员。现在回看那时的封面照,其香艳程度是今天都难以见到的。

《大众电影》封面:从左至右89年10月的巩俐、92年7月的辛颖、93年1月的马羚、93年2月的石兰

刚刚因《一步之遥》惨遭观众恶评的姜文导演,20年前拍摄了自己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片中,宁静饰演的米兰是主角马小军的性幻想对象。全片都在夏天拍摄,剧中人穿得很少,永远汗涔涔湿漉漉的,宁静还在片中有过一两秒的露点镜头。这个镜头其实无伤大雅,删掉也不会影响剧情。但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居然这个露点镜头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公映版里。

在1995年,共计5000万人次观看过《阳光灿烂的日子》,不知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回忆起那段湿漉漉的青春时光。

从80年代末开始,中国电影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裸露是生产力,禁忌同样是生产力。于是暴露、、禁片等词语都成了吸引观众的噱头。到了21世纪,禁与不禁,删与不删,通常绕不过利益二字。

在经历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大尺度影视“轰炸”后,中国影视界也在逐渐反思,究竟这种比较暴露的影像是不是适合所有年龄段的人观看?是否应限制未成年人观看含有性暗示的图片、视频?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电影院。当它们接到一些不适合少年儿童观看的影片时,会在影院门口放一个“”的牌子,用以警示。然而人们很快发现,“”成了“本片有料,速来”的意思,很多本来没想看电影的人,都会被“”这块牌子吸引进来。同时,这块牌子也起不到真正警示青少年的作用,真有小孩花钱买票,电影院也没有理由不卖。

为了改变这种无序局面,国务院于2001年出台《电影管理条例》,以近百条细则规定了哪些能拍,哪些不能拍。例如在该条例第五项第二条第7细则中,明确规定:“电影片禁止载有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⑤。这也是第一次从法规上禁止了大尺度的暴露镜头。

此次《武媚娘传奇》的“大头贴事件”,很多人把矛头指向广电总局,指向审查制度。这种指责有一定道理,却有失偏颇。让我们先回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色戒》。美国有很详尽的电影分级制度,大致分为G级(谁都能看)、PG级(辅导级)、PG-13级(建议13岁后儿童观看)、R级(限制级,建议17岁以上观看)、NC-17级(17岁以下禁止观看)。其中NC-17级是严格限制未成年人观看的,我们最熟悉的这类影片是李安的《色戒》。

众所周知,传说中的《色戒》香艳异常,在美国和香港都被定为17岁以下不能观看的最严苛级别。而在大陆却可以在影院随意放映,其原因就是所有暴露镜头都被李安亲自剪掉了。没错,是亲自剪的,为的就是能在内地顺利上映。

李安之所以亲自动手“阉割”自己的影片,为的还是大陆市场。因为《色戒》是中国演员用中文演绎的影片,在西方国家不可能有太高的票房。同时它还在美国被定为NC-17级,不能在媒体做广告(只有R级以下才能做广告),票房只会更惨。为了能赚回成本,李安才不得不亲自剪掉所有暴露镜头和一部分血腥镜头(总计13分钟左右),让《色戒》得以在大陆上映。

《色戒》最后的票房成绩达到了李安的目的:北美票房46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3000多万人民币。而大陆的票房则达到了1.3亿人民币,为北美票房的四倍,成为大陆历史上第6部票房上亿的影片。

第二个例子近在眼前,是姜文的《一步之遥》。上映之初,虽然屡屡传闻该片被总局“百般蹂躏”,遭剪很多,但正片出来后,影迷与之前风传的“电影局审查意见”相对照,发现改动微乎其微,很多传说被剪的都保留住了。⑥

影片上映后,观众贬多褒少,负面评价很多。尤其是王思聪加入抨击队伍后,对本已不好的票房又进行了一次打击。之前预期起码过10亿的票房总额,最终只得到了5亿多。而此时,姜文导演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300多处的审查后修改,原本以为不会对影片有伤害,结果还是直接导致一些观众看不懂”。⑦

概括一下上面两个例子:李安主动删减自己的影片,为的是能在大陆上映,赚回成本;姜文在票房惨败后主动说起删减,认为是删减导致了观众看不懂。一个把删减当做赚钱的敲门砖,一个把删减当成赔钱的挡箭牌。从中我们似乎可以嗅出“暴露删减经济利益”之间的某种链接关系。

两位国际大导尚且有此无奈,更不用说初为制片人的范冰冰了。《武媚娘传奇》据称投资3亿,范冰冰亲自担任制片人,担负着让电视剧赚钱的重任。总局下令让她变“大头贴”,她一定会照办,否则停播损失就太大了。而广电总局依照条例对他们认为的过于暴露的镜头予以修整,也完全在他们的职权范围内。

这里的问题并不是删减本身,而是次序:有问题,应该在送审时就表明态度,打回去让片方重新调整,而不应是开演后再停播调整。除此之外,广电总局其实没做错什么,毕竟电视是谁都能看的,让小孩子看“波涛汹涌”,总是不太妥当的。

广电总局依照条例对影视剧进行审查、删减,是他们分内的事,与此同时,挨骂也是他们分内的事。删了会被骂“保守,老古董”,不删会被骂“不为孩子着想”。问题的根本在“分级制”的缺失,把所有影视剧都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那审查部门只能以最严格的尺度来删减。没有“分级制”的情况下,这种略显滑稽的事情,今后肯定还会出现。

③ 《寒流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读者来信综述》,《大众电影》1979年第10期。

⑤ 《电影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42号,2001年12月12日国务院第50次常务会议通过。

⑦ 彭骥:《姜文回应负评:我不自恋 但会以傲慢回应傲慢》,《新闻晨报》2014年12月30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禁区年谱】中国影视剧女性暴露尺度的变迁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