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你知道哪些关于旗袍的美句?

月白色透露的是白流苏内心的宁静和明晰,蝉翼纱的面料流泻出的是内心的轻松感,她已无所谓家人的职责和嘲讽,她有的是得胜后的从容和冷静。轻灵的飞纱中飘逸的是她对范柳原的若有似无的飘渺的情感,是一种连她自己也不理解的神秘莫测、飘忽游移的心思。白流苏是幸运的,当她处于似乎不可挽回不可更改的生命悖论中时,她从白公馆的时间轨道中挣扎出来,开始她个人生命的时间;当她陷于无垠的“爱情迷宫”时,一座城池的沦陷成全了她。

她穿着一件曳地的长袍,是最鲜辣的潮湿的绿色,沾着什么就染绿了。她略略移动了一步,仿佛她刚才所占有的空气便留着个绿迹子。衣服似乎做得太小了,两边迸开一寸半的裂缝,用绿缎带十字交叉一路络了起来,露出里面深粉红的衬裙,那过分刺眼的色调是使人看久了要患色盲症的,也只有她能若无其事地穿着这样的衣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你知道哪些关于旗袍的美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