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审讯女员

第一章这是一间四面没有一扇窗户的房子,灯光虽然明亮,但却有一种阴森诡秘之气。房间的墙壁、梁上、柱子上摆着、挂着各式的刑具,有长短不一的各式鞭子,老虎凳、杠子、棍棒、绳索、铁链等各种刑具泛着污黑的血渍,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堂来的刑具,令人毛骨悚然,几张刑床赫然摆着,多少女革命者就在这几张刑床上饱受敌人的蹂躏和摧残。刑讯前的一切准备都已就绪。

梅璐、文珂母女被带到刑讯室,刑讯官姚森、冯平和一大帮打手早就候在那里。梅璐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女性,她身上破烂不堪的蓝色旗袍上是一条条纵横交叉的鞭痕,洁白的酥胸似乎要从旗袍的破裂处跳出来,旗袍两侧高开的叉口里,丰腴的大腿和结实修长的小腿从那双好像破鱼网一样凌乱缠着的丝袜中露出,引人遐思,黑色的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着更加高挑、优雅。旗袍的后背被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露出她光滑的、富有肉感的脊背。文珂是一个二十岁的美貌少女。她的皮肤和母亲一样白皙,但更加细嫩,身材也比母亲纤秀,两个眼珠水波盈盈,如同一池清澈的泉水,显得那样纯洁和清秀。她头发凌乱,被撕成条缕状的白衣黑裙准确地说不是穿在身上,而是挂在身上,晶莹如玉的肌肤在飘来荡去的布条下若隐若现,污渍斑斑的白色高跟鞋显现了小腿到脚尖的流畅线条,纤细圆润,这一切撩拨得打手们**高涨。

敌人先将梅璐绑在老虎凳上,穿着蓝色旗袍的梅璐披头散发,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的柱子上,两条从旗袍开叉处露出来的富有弹性的大腿并拢着,被绳子像勒木水桶似的紧紧地捆住,脚被下面一摞砖头垫得高高地翘起来,就像有数条疯狗正在撕咬着她的膝盖骨,梅璐疼得汗流浃背,无助而痛苦万状地左右挣扎、呻吟着,一双以往可望而不可及的脚丫儿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供人抚摸、玩弄和施虐,怎能不令打手们亢奋激动。有经验的打手看着被捆绑在刑具上反抗不得的梅璐,象往常对待其他女革命者一样,他要掌握火候,慢慢地用刑,充分体验和玩味整个对梅璐施虐的过程。打手先垫上一到两块砖,梅璐开始痛苦地流汗、流泪、呻吟、抽泣、挣扎、曲扭和咬牙咒骂,打手充耳不闻,继续从容进行余下的事情。他们用手摁梅璐的大腿,只要轻轻摁一下,受刑者疼得大叫,慢慢地把玩、细细品味。一会儿用手揪住梅璐的头发让她往后仰,这样可以加重她的痛苦,还脱掉梅璐的鞋子,玩弄她的脚丫;用手把脚尖儿上的丝袜揪起来用点燃的烟头烫出小孔;用手往后扳她的脚掌,让脚心儿最大限度地绷紧,然后用皮带狠狠地抽打;或者用针一个一个地刺她的脚趾头。无论打手如何折磨,梅璐始终不吐露半句口供。

这时候,打手拖进来一个女人,她便是梅璐的妹妹梅莜。梅莜是打入敌人内部的情报人员,因身份暴露而被捕。从她身上累累的伤痕来看,她也遭受了严刑拷打。她身上的军服、裙子到处是大块大块的裂口。从胸前两块大裂口可以看见她戴着无肩带的透明胸罩,包不住两团丰满的白肉;这时一个打手撩开已被撕成布条的裙子,扯下前面的两块布条,她的下体一下暴露出来。她穿着黑色的吊带袜,黑色的蕾丝丝袜使她光洁、丰腴的大腿显得那样美艳。几根**从她的红色镂花雕空三角裤边上露出,可以隐约看见里面一簇浓密的**。梅莜打入敌人内部,常常浓妆淡抹,艳光四射。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获取更多的情报。她多次忍耻负辱,牺牲自己的色相,让自己的娇躯在她所憎恨的敌人高官身体下辗转,以自己的奇技淫巧在敌人的胯下换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不少高官沉迷于梅小姐各种各样高超的**手法,在她的浪声淫语中将情报透露出去。现在想不到这一身打扮反而激发起敌人的**。“怎么,想清楚了没有,招了吧。”姚森冷冷说道。梅璐转过脸去,梅莜则是不发一言。“不说是吧,我要你们的好看,来人啊,扒光这娘们的衣服。”姚森指了指梅莜,一挥手,几名大汉冲上前。“慢着,我自己来,不要你们的脏手碰我的身子。”梅莜在敌人的魔巢中工作过,清楚他们对待女政治犯的种种卑劣手法,她默默看了一眼旁边的梅璐和文珂,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开始梅璐和文珂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们从惊讶中回过来时,梅莜已脱得只剩一条裤衩了,两只白白的**房晃动着。“梅莜,你怎么能?……”

梅璐满面的惊诧。梅莜拉住已脱得露出**毛际的裤衩,叹了口气,轻声道:“唉,他们甚么事都干得出来。”说着,毅然地把裤衩一脱到底,她还想解开吊袜带,脱掉黑色的丝袜,姚森喊了一声“停。”打手们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梅莜性感的身体,她只略做出了欲遮掩住身体某些部位的一种姿态。她那雪白的**白得耀眼,两只沉甸甸的**房微微晃动,密匝匝的**十分醒目。高高的高跟鞋使她挺胸翘臀,胸部和臀部两个性感部位得到充分展露。梅莜原先是情治系统某要人的秘书,也算是姚森他们的上级,姚森平时见了她都是毕恭毕敬,而她在他们面前也是高傲冷艳、爱理不理的样子。如今,看着往日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的美艳女上司**裸地暴露在他们的面前,而且要成为他们随意摆弄的玩物,他们不禁感到一阵快意。

冯平蹲下身,抓起梅莜的**,梅莜哆嗦了一下,冯平慢慢搓着她的**。梅莜洁白无暇的**在痛苦的扭曲,众目睽睽之下的羞辱使她处于崩溃边缘,冯平他要的就是让她慢慢地接受最残酷的凌辱,她每一次痛苦的颤抖,每一次无助的呻吟都刺激他的神经,让他疯狂,让他兴奋。姚森把梅莜抱了起来,把她平放在屋子中央的方桌上,黑色的桌面更衬托出梅莜雪一般的肌肤。姚森分开她的双腿,把手伸向了她的阴部,用手指翻开梅莜的蜜洞,露出粉红色的肉蕾。阴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她的**也很小,肉比较薄,美丽的粉红颜色,看来还是相当性感。

敌人看这一招不见效,决定从最年轻的文珂身上下手。“不招是吧?弟兄们又有艳福享了。”姚森笑道,说完,他一挥手,欲火正旺的十名大汉朝文珂走去。“不要碰她,你们朝我来吧。”梅璐想用自己的身体使女儿免受凌辱。梅璐话音刚落。梅莜用颤抖而又坚定的声音说道:“你们玩我吧。”她莲步轻移,朝打手走去,由于她腰肢细软,又穿着高跟鞋,走路时自然地臀部扭摆幅度很大,摇曳生姿,显得相当性感。她想用自己装出来的样吸引打手,让文珂逃过一劫。打手兴致勃勃地看着她,淫笑道“别急,等下有你享受的。”

像拷问所有女囚一样,打手们剥光了文珂身上的所有衣裤,把她的四肢绑在一个“十”字型木架上然後凌空吊在屋子中间。姚森背着手,走到被吊起来的年轻姑娘面前,狠毒的目光在她毫无遮掩的**上肆意地扫视着,这叫做“目审”。

可以想象,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姑娘,被一帮粗暴的男人剥光衣裤、捆住手脚,被迫叉开双腿,将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异性目光之下。文珂虽然是个性格刚强、胆识过人的女子,对受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万万没有想到特务们竟会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实在感到难以忍受。她不由得脸色绯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忍不住愤怒地骂道:“畜牲!要用刑就用刑,不准你们这样无耻!”

但是,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她知道在这里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她从身旁打手们那一双双淫秽的目光和急不可耐的神情中似乎明白了一切。于是,姑娘不再言语,闭上眼睛,强忍住即将流出的泪水。姚森听到文珂的骂声,看到年轻姑娘因羞涩和恐惧而涨红的面颊和剧烈起伏的**,不由得发出一阵狂笑:“哈哈……,这可是没办法的,不脱光衣服,我们怎么给你用刑啊?在这间房子里,任何人都是光着身子受刑的,文姑娘当然也不能例外了。再说,”他两眼盯着文珂赤条条的身子,淫笑道:“脱光衣服让我们欣赏欣赏,就这么难为情啊?”

姚森的话音刚落,两旁的打手们发出一阵咯咯的淫笑。这帮嗜色如命的家伙,对刑讯女囚有一种特殊的乐趣,面对着赤身**的年轻姑娘,他们早就忍耐不住了。“对,光着身子受刑,那才叫痛快呢!”一个打手嚷道。“怎么样,现在想说还不晚,如果等到实在忍受不住时再说,那损失可就大了!”姚森羞辱够了,发出了最后的威胁。

梅璐看到女儿受难,用力挣脱打手,跪扑到姚森面前,抱着姚森的双腿,“放开她吧,你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好吧,把你知道的情报说出来。”“妈,不要求她们,我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想救你的女儿,是吧?来,到我这里来。”冯平一丝不挂地坐在一张躺椅上,那**直直向前挺。梅璐知道他要干什么,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无济于事,但她还是不忍心看到女儿受摧残,她要争取一丝的希望。她解开衣扣,脱光衣服,走到冯平身前,跪伏在冯平面前的一张矮凳上,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啜吸着冯平胯下那怒挺起来的大**!冯平揪着梅璐的头发将她的脸紧贴在他的胯下,将他的大**深深地顶进梅璐的喉咙深处。梅璐感觉到嘴里的大**可怕地变热膨胀起来,接着一股液体在她的嘴里猛烈地喷溅开来!梅璐绝望地尖叫呜咽着,拼命摇晃着头,但大量粘稠的**还是不停地喷射进她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流进她的食道,又咸又黏的感觉充斥了梅璐的嘴里,令她几乎要呕吐出来!冯平心满意足地离开梅璐的身子,接姚森又坐在了梅璐的面前,她无奈地继续着屈辱的动作。梅璐此时的样子显得极其狼狈和难堪:丰满成熟的**一丝不挂地完全**着,蜷缩成一团艰难地跪伏在窄小的矮凳上,身体在不停地哆嗦着;乱蓬蓬的头发上沾满了尘土,披散在丰润的肩膀上;头深深地埋在姚森的胯下,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而只能听到被迫为敌人**时发出的湿答答的“啾啾”声。“呼……”姚森喘着粗气,将他的大**从梅璐的嘴里抽了出来,**上沾满了梅璐的唾液和**。姚森揪着梅璐的头发,将他的**上残留的**涂抹在梅璐泪痕斑斑的脸上和肥硕浑圆的**上。一个又一个的打手在梅璐的嘴巴肆意插进插出。梅璐被打手们揪着头发,仰着充满屈辱的俏脸,脸上、嘴角上、脖子上和丰满的胸膛上沾满了一片片白色的**,显得无比狼狈和难堪。不知什么时候,梅璐纤细雪白的脖子上戴上了一个粗重乌黑的铁项圈,项圈上的铁链顺着她依然能看到鞭打后的伤痕的白嫩细腻的后背垂下来;她的双手背在背后,被一副与项圈上垂下的铁链相连的手铐铐在一起,彻底失去了自由而只能在背后无助地乱抓着;梅璐修长匀称的双腿蜷曲着跪在身下,而浑圆丰满的屁股则高高地撅了起来,还在不停哆嗦扭动着!原来她**着的圆滚滚的两个肉丘之间,赫然露出了一支高速震动着的乌黑的电动按摩棒!那根丑陋粗长的按摩棒竟然是插进梅璐那浑圆紧凑的**中的。梅璐的**在不停颤抖,呜咽和哭泣显得那么凄惨欲绝!

梅璐大张着嘴巴,艰难地呼吸着,不得不同时将那些射进她嘴里的**吞咽了进去。但打手射出的**实在太多太稠了,几乎令悲惨的梅璐窒息了过去,而且还有不少**顺着那嵌进她嘴里的橡胶圈溢了出来,流满梅璐的嘴角和脖子。梅璐美丽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从前的风采,充满了羞耻和屈服的神色,泪水挂满脸颊;而她哭泣着的嘴边则沾满了闪亮的口水和一大滩**,大片干涸了的**糊满了梅璐裸露出来的脖子和丰满的胸膛,显得格外淫邪!

梅璐的努力还是白费,文珂还是逃不了这一劫。**的文珂一丝不挂,仰卧在床上。她的手腕被捆绑着,压在秀美的身体之下。两条修长匀称的腿被分开,绳索绑住了纤细的脚踝,将白玉一般的秀美的双脚拉向床的两边。汗水湿了文珂乌黑的秀发,披散着。嘴角还流淌着鲜血。贲起的胸肌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阴部,都处于最佳的裸露状态。如果歹徒要想强奸她,这个样子就够了,不需要作其他的准备。姚森此时已经褪下了内裤,爬到床上,文珂立刻奋力地反抗。但是由于被捆绑着,姚森轻松地制服了她,将双手按在了文珂尖挺的乳峰上。“啊!”文珂呻吟着。姚森的生殖器已插入了文珂的阴部。“啊!”文珂只觉得下身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冰清玉洁的身体猛烈地挣扎着。“啊!畜生!住手!”

姚森顶破了文珂的处女膜,双手则捏住了她那红色的胸尖,整个身子压到了文珂的**上,疯狂地吻着她的颈项。文珂完全没有**,阴部乾燥。姚森则完全不顾这些,猛烈地将生殖器在文珂的**中**着。文珂下身更为疼痛,发出了撕裂般的呻吟声。在猛烈的强奸下,她的抵抗越发剧烈。依靠坚强的意志,她始终不使自己产生**,因此男人的强奸也使得她感到下身的疼痛尤其剧烈。“啊!住手!啊!”

随着挣扎,一缕秀发荡到面前,她张口将这缕秀发紧紧地咬住。文珂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阴部和胸尖都传来了剧痛,身上溢出了晶莹的汗水,被奸淫的身体猛烈地摇晃着。然后她就感到了**射入了她的体内。当姚森把生殖器拔出来时,文珂晕了过去。当文珂醒来时,她自己依然被捆绑在床上。但房间里已经站满了歹徒,一个个都兴奋不已。姚森淫邪地笑道:“被强奸的滋味怎么样?”“你这畜生。”姚森道:“你还是招供吧,否则,这里有这么多男人,我只怕你应付不了。”“你……”“**的滋味可不好受。”“畜生!无论你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说的。”姚森看到文珂丝毫不肯屈服,道:“动手!”

文珂第一次出现时,歹徒们就对她那秀美的姿色、完美的身材颇为动心。当她被捆绑起来,剥光衣衫时,每个人都产生了要得到她那秀美的**的**。所以一听到命令,男人们立刻扑了上去。两个人从左右两侧扑上,按住了文珂的**,肆意地抚摸着晶莹剔透的胸肌,捏着红色的胸尖。两个人捏住了文珂的双腿,另一只手反覆地从修长的大腿抚摸到纤美的脚。而另一人则爬到了床上,将生殖器插入了她的阴部,开始强奸。文珂全身上下都传来了难以忍受的刺痛,被歹徒们强奸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精神和**上的双重折磨几乎令文珂崩溃。坚强的文珂面对歹徒的蹂躏和奸淫,只能毫无作用地挣扎着。她那被牢牢捆绑的**在歹徒的魔掌之下晃动,格外性感。“啊!啊!啊!”文珂羞耻地呻吟着。文珂一次次在疼痛中晕过去,又一次次地在剧痛中醒来。失去反抗能力的文珂至少被十多个歹徒轮番强奸。

当**全部结束的时候,文珂几乎虚脱了。她依旧无用地挣扎着。在**之下,她白皙晶莹的乳峰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淤青色的指痕,但依旧尖挺,大腿的内侧满是男人的**,一直流到脚踝。这一轮强暴虽然没有能够夺走文珂的意志,但是已经夺取了她的贞洁。文珂被歹徒们从刑架上解了下来,抬到了一张桌子上。她的双手依然被反剪在身后。黑色的皮制带子牢牢地将女囚的**捆绑住,固定在了桌子上。皮制的黑带在她那贲起的晶莹胸肌上下各绑了一圈,使得女犯乳峰更为尖挺。另外两条带子绑住了文珂纤细的脚踝,把一双白皙秀美的玉脚向两边的空中吊起,直到文珂的臀部微微离开了桌面。在捆绑之下,刚强的女囚奋力地挣扎着自己的**。两条白玉般的修长的腿在空中猛烈地振动,离开桌面的臀部也随之晃动,还留有男人**残迹的阴部完全无法遮掩住。黑色的带子捆绑着肌肤雪白的女囚,形成强烈的色泽对比。更令歹徒兴奋的是,经过这样残忍的蹂躏,文珂的脸上依然是刚毅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男人的用刑而改变。

第二章玩弄了梅璐之后,他们开始折磨梅莜。姚森派人取来一顶小号的军帐,进口朝着大墙在刑架下方支了起来,然后命人抬来一个尺来高、半人长的刑床,放到军帐中。接着他抽出尖刀,嗤地一声在军帐朝向台下的一侧中间部位划开一个二尺长的大口子,从破口处可以看到军帐中的矮刑床紧紧顶着外面的帐幕。姚森收起尖刀,招手一名大汉上来。姚森命人架起梅莜塞进帐子。很快,姑娘的头从军帐的破口处露出来,显然她是被仰面放在台子上的,由于头没有支撑,无力地垂向地面,整个脸朝向台下,两只大眼无神地望着众人,她任何微小的表情变化台下都一览无遗。里面的人还在把她往外推,不但整个头部露在帐外,两个雪白的肩膀也全露了出来,连一双微微颤动的高耸的**从军帐的破口中也隐约可见。两个架梅莜进去的打手钻了出来,一切都安置好了。所有人都屏气宁神注视着军帐里的动静和梅莜的表情变化。只听帐子里响起一声男人的沉闷的吼声,接着梅莜露在帐外的肩膀向前耸动了一下,她脸上的肌肉猛地抽搐起来,她紧紧地咬住了嘴唇。随后只见姑娘的嘴唇越咬越紧,由紫变青,却看不出帐子里有什么动静了。一个声音焦急地小声问:插了没有?另一个声音抑制不住兴奋地答道:废话,没插那妮子的脸会青了?-那怎么不见动静?-你仔细看她**!众人仔细看去,果然从破口出可以看到白嫩高耸的**在有节奏地晃动着,幅度越来越大,而且隐隐可以听到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细微声响。

奸淫早已开始,梅莜此时正忍受着地狱般的煎熬。那人的阳物不算粗但很长,姑娘想到那十来双贪婪的眼睛不禁不寒而栗,紧紧咬住嘴唇一声不吭。那人看来玩女人很有经验也很有耐心,不紧不慢地一下下**,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深,很快她就沉不住气了,因为那坚硬的阳物已超过了昨晚所有男人插入的深度,但仍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更可怕的是,她感觉到那人的腿离自己的腿还有相当距离,就是说,还有很长一截没有插入。那人**的一下比一下更有力,她竭力稳住身体,面部肌肉也绷的紧紧的,不让帐内的动作传到外面去,两人在暗中较劲,但显然男人更从容、更有信心。男人的阳物已撞到了女俘的子宫口,一次次的撞击带动着平挺着的**前后晃动。姑娘的嘴唇都咬出了血,但她仍忍住一声不吭。帐外的人看到如此紧张沉闷的场面不禁纳闷,隐约从里面传出女人悲切的呻吟声,有人问:她怎么不叫唤?-大概是已经让人玩残了!-不!一个沙哑的声音插进来:这妮子忍耐力非凡,不过,她忍不了几时了。果然,梅莜的脸上的肌肉紧张地抽搐,越来越剧烈,肩头也明显地开始耸动,忽然,她张开嘴,低沉但凄惨地叫出了声:啊…呀……!原来,那男人经反复**使姑娘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后,猛地向后抽身,然后全力冲刺,将**全部插了进去,深深地插入了姑娘的子宫。女俘象一条离开水的小鱼,眼睛翻白,大张着嘴,一口口喘着粗气,不时从嗓子深处传出令人心悸的呻吟。一会儿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呻吟的频率也加快了,忽然帐内传出一声巨吼,姑娘全身一阵强烈的痉挛,然后象死人一样瘫软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打手走了出来,边走边对旁人说:这妮子真硬,真能挺,换别的女人早泄过十次八次,叫破天了!两个大汉进帐将软得象滩泥的梅莜拖了出来,让她面对众人,将她两腿分开,只见红肿的**已高度充血,深红色的**似乎已合不上口,大量的浓白的**带着血丝向外流淌。

一个大汉提来一桶水,姚森亲自拿瓢滔了浇在姑娘红肿的阴部冲净污物,然后捻动她的**,姑娘猛地一激凌睁开了眼睛,恐惧地看着一个男人向她走来。那男人一身暴戾之气,显然是个摧花老手。他坏笑着低低地向姚森说了两句什么,姚森高兴地拍拍他的肩膀,他转身钻进了军帐。姚森对打手交代了一句,两个大汉架起瘫在地上的女俘往帐子里拖,姑娘突然挣扎起来,泪流满面地朝姚森哀求:放过我吧,你现在就杀了我吧!其他打手残忍地叫起来:不行,让她接着干!姚森向姑娘翻了翻眼皮道:你现在才想起讨饶,太晚了!大伙还要看好戏呐,你好好作,遂了大伙的意,兴许放了你的生。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对小铜铃,众人一见齐声叫好,梅莜却吓的痛哭失声,拼命往后躲,但四只大手紧紧抓住她,根本动弹不得,加之绳索将手臂捆在背后,胸向前挺,本来就异常丰满的**更加突出。姚森顺手抓住一个柔软的**,梅莜疼的浑身发抖,三下两下就把铜铃拴在了奶头上。接着又如法炮制栓好另外一个。接着,将她的黑色高跟鞋换成红色的高跟鞋,抚平纠缠在一起的丝袜,黑色的丝袜和洁白的肌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红色高跟鞋中露出一段宛如琴弦般的足弓,显得无比冶艳。抓起她的丰臀,接过一个打手递来的装满的针筒,朝雪白浑圆的屁股扎了进去。然后一挥手,两个大汉将叮当作响的梅莜架到了帐子里。这回她的头伸出来是脸朝下,肩膀则是前低后高,象是跪趴在台子上,极为,也极为屈辱,她的双臂被绑在背后,只靠岔开的双腿和贴在矮台一端的肚子撑住全身的重量,辛苦之状无以复加。由于采用这种姿势男人阳物是平插,与女人**又是取同样角度,极易用力,闭合也非常紧密,插入的深度比其他姿势要大的多,因此女方受到的冲击和刺激也强烈的多。这一式因过于阴损,只有青楼对少数不听话的妓女才偶尔使用,主要是为了惩罚,因此很多人都只是闻其名但从未见其实,今天见有活春宫演出,都兴奋到了极点,连姚森都跟着兴奋起来。

打手的手落到了她的两条**上,又抓又捏,道:“多么有弹性的大腿啊!”手从大腿上往下摸,一直摸到她的脚,反复玩弄着。“这么秀美的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乌黑秀美的长发披散在她柔美的双肩上,靠近脸庞的头发被汗水浸湿,一缕缕的贴在她漂亮的脸蛋上,脸上已经不见了往日的干练和智慧。突然,只见梅莜的肩膀耸动起来,叮当的响声从她胸前传了出来,头发也跟着前后飘动。梅莜刚才坚持到最后才泄身,这次由于的药力发作,刚一上手就嗯嗯呀呀地地叫出声来。众人看不到她的表情正在着急,姚森亲自上前抓住她的头发向上一提,姑娘满是泪痕的脸露了出来。打手按捺不住,他抓住身下的性感猎物纤腰上那刺眼的黑色吊袜带用力一扯,随着一声织物破裂的响声,吊袜带散落在女俘腰身两边,他喘着粗气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欲火在梅莜的体内开始燃烧起来,她双颊菲红,**坚挺,闭上了眼睛,开始扭动着诱人的**,面部的肌肉随着身体抽动的节奏抽搐,嘴半张着不时发出呻吟声。这时男人的**已全部插入姑娘的身体,正快速**着,那**的动作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象一只巨大的手将她抓住揉搓,渐渐地她抵不住这莫名其妙的感觉,加之胸前那淫亵的铃声的的撩拨,她被降住了。每当**向后抽出时,她感到无比空虚,竟渴望它赶紧插进来,用力插进来,更深的插进来。她的叫声中也不仅是痛苦了,开始有一点发泄,一丝满足,与她刚才顶不住阳物撕裂式的插入发出的惨叫完全不同。

她对汹涌而来的欲念和冲口而出的声音感到吃惊,感到耻辱,但她控制不住自己,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后应和着**的进出,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飘。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女俘的变化,连姚森都感到吃惊。

梅莜绝望地摇着头,那种夹杂着屈辱和的呻吟声吸引了所有的男人。她的臀部疯狂地扭动着,不知是想要摆脱歹徒的奸淫,还是迎合那**的节奏。“啊!啊!啊!别这样!啊!啊!啊!”突然,梅莜发出凄厉的叫声,似乎达到了**。歹徒的生殖器从梅莜的阴部抽出,只见**和**混合在了一起,从梅莜那狼藉的阴部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宣告了梅莜又一次从生理上到意志上的彻底崩溃。文珂简直不敢相信,梅莜的呻吟声中,竟然是七分,三分羞耻。所有人都瞪大眼等着看最后的结局:铜铃越响越急,姑娘叫得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被强拉着朝向台下的脸一阵紧似一阵地抽搐,随着肩头一阵剧烈的抽动,男人的吼声、女人的叫声都在清脆的铜铃声中达到了最**,随后,女俘象被抽了筋一样瘫倒在地。梅莜再次被架到台前,这次她胯间湿的一塌糊涂,不仅仅有浓白的**,还有大量清亮的**在不停地流出来。所有人都被刚才的活春宫刺激的血脉贲张,不少人跃跃欲试。

敌人意犹未尽,拖过梅璐,对准她**丰硕的臀部,将一剂射入她的体内。梅璐的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因为刚才姚森在她的身上涂了大量的性药,使她身体内的**燃烧起来,她成熟的**此时就象成熟的水**,鲜艳欲滴。梅璐忍受着双重的折磨,一方面心中极度的愤怒羞辱,一方生理上又不受意志控制的开始燃烧,她忍不住开始大声的呻吟。一会儿,梅璐的**里流出火热的蜜汁,煽动着冯平的**,她的身体也在不断扭动,口中发出动人的呻吟。冯平把勃起的**正对**口,兴奋更升高,**颤抖着的进入**里,**很顺利地插了进去,插入一半就退出少许,又插入一半再退出少许,这样继续**。「啊……啊……啊……」梅璐的嘴里发出甜美恼人的声音,那种充满性感的声音,使冯平的性感受到煽动,一下就把**插入根部。梅璐的**开始颤抖,兴奋也越强烈,上身向后弯曲成拱形。冯平开始激烈的冲击,一但开始这样活动,不到达终点是无法停止的。虽然是很单调的**,但是像火车头一样有力的动作,每当插入时**冲入**,到底时压着子宫时,梅璐丰满成熟的身体不住猛烈颤抖。冯平用双手抱住梅璐的腰,把她拉到桌子的边缘,这样把**插入她**里,巨大的**直插入根部时,接着开始扭转屁股。这样用**磨擦子宫、用**刺激**和阴核。梅璐的嘴是半开,四肢在颤抖,插入**时,**已经勃起成豌形,**在胸上可爱的摇动。梅璐的**已经被他的动作点燃欲火,现在欲火更猛烈。梅璐的四肢发生剧烈的颤抖,发出更高的哼声,全身逐渐失去力量。冯平从梅璐软绵绵的身上拔出**,**仍旧是勃起状态,沾满黏黏的蜜汁,使炮身发出闪亮的光泽。冯平拉起梅璐的身体,强迫她转身,用手在高高挺起的屁股上分开肉瓣露出溪沟,然后立刻从背后把**插进去。被双手抓紧屁股,**插入到根部,蜜洞里已经是泥泞状,膣壁已经无法紧缩。冯平向前挺时,梅璐的身体好像抱住长椅,上半身趴下去后,抬头向后仰成弓形,屁股仍旧高高挺起,双脚因为用力,形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在子宫口旋转,和正常姿势的角度完全不同,强烈的动作好像要给她引出最强烈的快感。这时的子宫口像滑溜的球,每当顶到子宫口时,强烈的刺激从**传到全身,连大脑都快要爆炸。冯平仍旧猛烈**,用力顶到子宫口上,**在膣壁上磨擦。

这一边,梅莜拼命的摇头,强烈的欲火要把身体烧焦,而且屁股开始**的旋转,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无法忍受快感在身体里奔驰,嘴里不停的发出淫声浪语。她在敌人面前已经达到数次**,现在逐渐清醒过来,她看着失去理智的姐姐,心想不知道自己是否也会像她一样迷失。姚森的的手指一次次地在她的阴部抚摸,当接触到最敏感的部位,又麻又痒的感觉很是难受。此时姚森似乎也注意到了她身体上的反应,在她耳边轻轻说:「是不是很舒服?**是每一个人最原始的本能,能让人享受最大的乐趣,既然事实已不能改变,何不放纵一下自己,把痛苦变成欢乐,这不更好?」梅莜开始有些迷惑了,即将注定要被他强奸,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逃避这一现实,让自己所受的痛苦少一点?开始动摇,姚森趁热打铁,将整瓶「印度神油」倒进了她的阴部。换了是普通人,早已失去理智,但梅莜坚强的意志力使她仍保持着清醒,但身体已有些不受控制,心中正进行剧烈的斗争。

梅莜在姚森一轮猛烈的冲击后,**也逐渐消退,人也清醒了,她看出冯平怀中的梅璐也难以控制,大声道:「姐,你清醒一点,不能放弃,身体的屈服会使你的意志也会投降,一年前他们也是这样对我的,唉──」「骚娘们,这么多嘴,刚才叫得多欢,现在还来劝别人,,看我不干死你!」姚森拔出**塞入她的**,剧烈的疼痛中断梅莜想说的话。

一年前梅璐以自己的身体换得了敌人的大量情报,她与敌人进行了无数次的**,因此她还可以忍受这种痛苦,稍稍停了一会,又开始道:「一年前,他们给我服用了大量的性药,然后强暴我,当实在痛苦难以忍受的时候,我也放弃了反抗,我以为这样会好过一些。但我的身体被控制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失去了理智,失去一个人的尊严,我像狗一样满足他们的各种要求,这种耻辱一直缠绕着,想到像狗一样的时候,我简直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姐,被他们奸污并不是件羞耻的事,我们可以为理想而献身,我们的心灵永远是纯洁的。但如果你的身体向他们屈服,你会永远成他们的奴隶,一个供他们淫乐、供他们**的奴隶,也许我是不行了,但你一定要坚持。」梅莜的话如同当头棒喝,梅璐顿时清醒过来,她的意志力原来就比一般人强得多,本已开始燃烧的**开始下降,她停止了身体的扭动,以平静的口吻道:「妹妹,我知道了,我不会向他们屈服的,」顿了顿,又道:「强奸就是强奸,你可以得到占有女人的快乐,但不要妄想我会欢迎你的暴行。」

在经过一轮残酷的折磨后,梅莜微微颤动的嘴角边还残留着白色的**,顺着她嘴角一条蜿蜒的**流淌的印迹向下一直延伸,她高耸的**上、优雅的肚脐里都满是**的痕迹。从嘴里涌出的大量**甚至穿过她那经过精心修剪过的芳草地,和从她下身的**里同样大量流出的**汇合在一起,顺着她修长笔直的大腿向下流去。半透明的黑色长统袜有半截已经被浸透,**的前端已经快流到她的膝盖处,这白色浑浊的液体在黑色的长统袜上一格一格地向下流淌,更显得触目惊心。被打手粗暴撕烂的吊袜带由于和长统袜的联系仍在,因此吊在她的两条小腿之间来回晃动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审讯女员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