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科幻小说翻译:星际飞鼠(二)by 长衫刃

也许有人说,养只小灰鼠就像娶了位低配版的老婆。也许另一些人不认同。但不管怎么说,教授是没娶过老婆的;既然有只老鼠曾经陪他聊过天,他想念人家也是理所当然的。让他想念别的人他也不认识的嘛。

火箭发射之后的漫漫长夜里,教授一直忙着鼓捣他的宝贝,那只八英寸的反射望远镜。他一直在检视火箭的轨迹,观察它的加速。只要你知道往哪看的话,排气管喷出的点点火光还是可以被追踪到的。

可到了第二天,就没什么事情好做了。过度亢奋的他想睡觉也睡不着,于是就索性起来做点家务,洗洗盆盆罐罐什么的。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疯狂的吱吱吱,然后就发现又有一只小灰鼠跑进了钢丝笼陷阱里——她的胡须和尾巴都比米奇要短一些。

教授虽然不是生物学家,但这次凑巧让他说对了。这就是米妮。确切的说,是米奇的鼠老伴儿。所以这名子叫的没什么问题。至于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奇思妙想使她跑到还没放饵料的陷阱里去的,教授不知道也不想操心,他只是觉得很高兴罢了。他马上把一块相当大的奶酪从栅栏上推进了笼子里,算是弥补一下自己没放饵料的遗憾。

就这样,米妮取代了她远行的鼠老伴儿,成为了教授的心上人。她是否还在担心自己的家人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其实她并不需要担心的。他们都已经能自力更生了,而且在这个满处都可以藏身,冰箱又那么好进的地方,生存更是不成问题。

(啊,现在天黑得差不多了,米妮,我们可以去看你老公了。他的小尾巴正划过天空呢。没错,米妮,非常小的尾巴,天文学家们都观察不到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往哪里看。可我们知道。)

(米妮,等我们告诉全世界米奇和我的火箭的故事,他将会成为一只非常有名的老鼠的。你看,米妮,我们现在还没告诉他们呢。我们要继续等待,直到可以讲出完整的故事。到明天破晓的时候我们——)

(啊,米妮,他在那儿呢!就是那里,虽然光线很弱。我想把你抱到望远镜下让你看一眼,可我没办法让它刚好对焦到你眼睛上,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

(它已经离我们将近十万公里了,米妮,而且还在继续加速,只是不会再加速多久了。我们的米奇没有晚点,其实还比我们预想的快了一点呢,是不是?现在看来他一定能逃脱地球引力然后到达月球的!)

(啊,是的,米妮,我的小米妮。我懂,我懂的。我们再也见不到米奇了。很大程度上我是希望这个实验失败的。但这事儿还是有好处的,米妮,他会成为世界上最有名的老鼠——星际飞鼠!史上第一只挣脱地球引力的生物。)

(米妮,我想让你住得更舒服些。比在那个钢丝笼子里强一点。你说不要栅栏的话是不是感觉更自由一些?你想不想就跟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住在那种四周有壕沟的豪宅里?)

就这样,为了打发云层遮挡视线的那一个小时,教授给米妮做了个新家。那是一块一平方英尺的板条箱底板,有半英寸那么厚。它平放在桌子上,周围没有可见的屏障。

但他在木板的边缘上贴了一层金属箔,再把木板放在了一块更大的板子上。他在后者上面围绕着米妮新家的这个“岛”也贴上了一圈金属箔。两条金属箔上分别连出一根电线,接到他放在附近的一个小变压器的两极上。

(米妮,我现在就把你放到岛上,里面水和奶酪都管够,应该会让你住得很舒服的。不过,你要是试图跑出这个岛的边界的话,会被电那么一两下的。虽然不至于太疼,但你不会喜欢那种感觉的。尝过几次滋味你就能明白这道理了,不会再去试了对吗?还有——)

米妮在她的岛上过的很开心,该明白的道理她也明白了。她不会再踏进那两条金属箔组成的区域了。不过,这个岛确实算是鼠间天堂了。岛上山崖一般高的奶酪比米妮自己的个头都大。忙得她不亦乐乎。这是老鼠与奶酪的世界;其中一方早晚会转化成另一方的模样。

不过奥布尔伯格教授的心思没在这边。教授在担心的是,当他计算来计算去,用他装在房顶洞里的望远镜瞄来瞄去时,那个光点——对了,当单身汉还是有好处的,想在房顶上打洞就打洞,没人会说你疯了之类的话;冬天来了找木匠就好,下雨的话就用柏油帆布将就一下。

那微弱的闪光尾迹却是消失不见了。教授皱起眉头,计算来计算去,望远镜的刻度调了十分之三个分位,还是不见火箭的踪迹。

要么是火箭不再相对于出发点直线运动了。当然,这里的“直”,说的是它的抛物线曲率和速度以外的其他东西相关。

所以教授能做的只有扩大望远镜的搜索半径。两个小时以后他才找到它,它已经偏离轨迹五度了,转向也越来越像是——只能称其为“旋冲下坠”了。

那倒霉的东西在转圈,围绕着一个不可能存在在那里的东西在划圈。然后轨迹逐渐变窄,变成了一个同心螺旋。

(这不可能的,米妮。我是亲眼看见了,但这不可能啊。即使有半边不再喷火,也不可能突然出现这种旋转的。)

接下来的一夜,教授摆弄着望远镜,做着各种演算,但是毫无收获。他得不到可信的结果。一种与火箭自身无关,又算不到地心引力头上的力量影响了它——就算是一个假设的物体也不可能产生这种轨迹的。

(米妮,这件事只能作为一个秘密了。我们不能把看到的这些公之于众,因为没人会相信的。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米妮。我或许是因为老不睡觉,过度劳累,把看到的幻象当真了吧——)

(但是,米妮,我们还是有希望的。那是在十五万公里之外的地方,它还是会落回地球的。只是我不知道会落到哪里!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去计算它的轨迹——但是经历那些同心螺旋之后——米妮,就是爱因斯坦也计算不出来它会落在哪里。何况是我。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将来能听到它坠落的消息。)

Prxl是一颗小行星,这名字不是地球上的天文学家给起的,因为——一个绝佳的理由——他们还没有发现它。所以我们用最接近的音译,也就是这个星球自己的居民所用的名字来命名它。没错,这星球上是有人的。

想想看吧,奥布尔伯格教授往月球发射火箭的尝试,造成了一些奇怪的后果。或者确切一点说,Prxl星的存在让结果变得奇怪起来。

你不会想到一颗小行星能让某个醉汉改过自新的吧?但查理斯·温斯洛,这位康涅狄格洲桥港市的醉汉,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沾过酒——就在格罗夫大道上——有一只老鼠问他哈特福德怎么走。那只老鼠穿着亮红色的短裤,戴着亮黄色的手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科幻小说翻译:星际飞鼠(二)by 长衫刃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