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闪婚钢琴家!史上旗袍女神!陈数:40岁又如何?

从《暗算》《新上海滩》《倾城之恋》到《剧场》《和平饭店》,陈数用婉约动人,风情万种,精湛演技,瞬间征服了一大批观众。尤其她穿上旗袍有着非同一般的优雅和韵味。或温柔,或端庄,或性感,所以媒体和粉丝都赞她为“旗袍女王”!即便她已经40岁又如何?女人就像蜜蜡,年代越久才越值钱!

陈数这种独特的气质和韵味,可能是她出身艺术世家的原因。母亲从事音乐教育多年,父亲是国家一级编剧、舞蹈家,陈数从小就耳濡目染,让她钢琴、舞蹈、歌唱、朗诵都无一不通,而且她骨子里蕴积了一份艺术气质和营养。

而且陈数早年在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学习期间,系统学习芭蕾舞、中国古典舞、中国民间舞。1992至1999年在东方歌舞团任舞蹈演员。1999至2001年,她就读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2001年,陈数进入了中国国家话剧院,标准科班高材生。

陈数原名陈澍,这是在湖北大学任教授的外公外婆替陈数取的。“澍”字不能组词,也不能造句,只能当名字用。在字典里只有一种解释——及时的雨。几乎十有八九的的人不认识这个字,所以大家都以为他叫陈澎。不只出现在报纸上,有次去某电视台做新剧宣传,一面墙大小的宣传海报清晰地印着——领衔主演:陈澎。随后自己改艺名,避免被别人写错名字。最终确定改为“陈数”。

2003年7月,陈数主演的刑侦剧《铿锵玫瑰》播出,在剧中饰演女刑警章子惠,那时她刚刚在圈内暂露头角。

在最早拍《无愧苍生》时候,桑华导演透露,因为差一个女孩,桑华导演就翻照片,选中了陈数,“她来了非常好,创作欲望非常强,大家每天为一个角色讨论。她从小演到老,从细节到情节都在探讨。后来我又拍一个戏,她为这个戏,自己买旗袍,把录音带、录像带都给我邮寄到上海去,因为当时我们在上海筹备,她创作欲望非常强,确实演得好。”

2005年,绝对是陈数人生转折点,《暗算》原定的女主角宁静的档期有问题,该剧剧组特意停机半个月寻找女主角,陈数是最后一天到剧组试戏的。

因为头一天她和一个朋友去吃饭,在饭桌上遇到了朋友的朋友,这位朋友打量了一下陈数,然后说:“有一部戏,我觉得比较适合你。可以先去试下妆。”陈数正好有时间,就在第二天到剧组试妆了。

为了密码的台词,陈数坦言:“我背台词没有什么窍门,就是下功夫去背。我听说有的演员在拿到台词以后,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背下来,我很羡慕他们,但是我做不到。不仅是能否背得流利的问题,我觉得关键在于对台词的体会。如果仅仅是背下来,那很多人都能做到。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体味这些台词,那么表演的时候就没有自己的感情和理解在里面,那样的表演是生硬的,同时也是对观众的不负责。”

陈数苦练台词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到后来每天要靠吃中药才能入睡,好容易睡着以后梦话里蹦出来的都是“解码、破译”之类的专业术语。

谈起《暗算》,陈数显得意犹未尽,她说:“我觉得《暗算》让我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最开始演完《铿锵玫瑰》以后,我发现我的影迷里有不少小孩子。等到我演完了《暗算》,我发现我的影迷里面多了不少成熟女性。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收获。这代表着我一点一点成熟起来,并且这种成熟被人们所接受了。”

荧屏下的陈数脸庞明丽,双瞳澈亮,谈吐优雅,第一眼见到她就会觉得她是一个有光彩的女人,有内涵的女人。在她的脸上,看不到青涩与稚嫩的气息,却有着一份成熟的魅力,但这份成熟并不带有一丝沧桑与风尘,有的只是高贵与智慧的光芒。

陈数坦言:“以前我演的戏,女孩子会更喜欢些;《暗算》播出后,我的观众中多了许多成熟的女人——这也许是因为我扮演了一个女人的缘故吧。”陈数称自己非常喜欢黄依依这个角色,不但是因为她与黄依依身上有许多相似,更因为通过戏中对黄依依的诠释,自己完成了从女孩到成熟女子的完美蜕变。

《暗算》在各地播出后反响不俗,黄依依的扮演者陈数在剧中的表演可谓光彩照人,得到了众口一词的称赞。某网“暗算”和“陈澍”的贴吧里,可以看到很多意犹未尽的观众在热烈地讨论黄依依、讨论陈数,有人询问是否真有黄依依其人,想到她坟上去献花表示悼念,还有更多人由衷地感慨“是陈数照亮了黄依依,她把黄依依演绝了,我爱上了黄依依。”

后来,陈数《新上海滩》扮演的“五强”之一的方艳芸,她从一个点缀似的角色变成了一个贯穿全剧、举足重轻的线集。 相对于冯程程的美丽单纯,方艳芸这个角色是内心戏和情感戏都更加复杂,她是活跃于30年代上海上流社会中的交际花,感情周旋于两位男主角许文强与冯敬尧之间,美丽、风情而结局悲惨。

尽管提到旗袍的风韵,很多人会说《花样年华》的张曼玉,《色戒》的汤唯,但是很多人记忆里深深印着的是《倾城之恋》中陈数的白流苏。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陈数的美不娇,不媚,不张扬,不动声色中透着一种高贵的气质美。

陈数为演好“白流苏”,曾经找海派文化专家研究过老上海的风俗礼仪。而对于出生在没落贵族家庭的白流苏,她的设计是“拿碗,她四指肯定只摸着碗底的一边;拨头发,是贴着脖子拨的”。

谈起角色,陈数眉飞色舞。“穿上旗袍,就自然会小步地走。以前的大家闺秀不可能穿那种‘高叉’旗袍,那是烟花女子才会穿的!”她说,“穿着旗袍的女子,像陈白露、白流苏,哪怕在亭子间里跟人吵架,也是不一样的!”因为对角色悉心揣摩,陈数演的“白流苏”被网友喻为“最符合张爱玲原著的白流苏”,她个人更因该剧而获得2009年首尔电视节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当她穿着礼服出现在红地毯上的时候,其端庄典雅的气质被海外观众称为“这个时代中国的万人迷”。

除了凭借这一角色入围韩国首尔电视节最佳女演员奖,成为入围韩国首尔电视节唯一亚洲女演员,以及第四届华鼎奖中国爱情题材类最佳女演员奖,同时,《倾城之恋》中白流苏一角还入选《新周刊》2009最深入人心的电视形象榜单,从此陈数开始成为一代“旗袍女神”!

从知性的黄依依(《暗算》),到风情的陈白露(话剧《日出》),再到典雅的白流苏(《倾城之恋》),陈数给观众的既有印象是温婉、端庄、得体,她自评“我是青衣”。不过在《铁梨花》中陈数自毁形象,出演贞女、烈女、豪放女“铁梨花”,打架、骂人、做乞丐、挖地道,样样精通。“如同拉着一辆越来越沉的马车在往前走,到最后已经是本能的表演。”

回头总结,陈数形容自己是在“拼命”。凭借这份“本能”和“拼命”,观众看到了一个全新的陈数,一个面对角色让自己消失的陈数。与此同时,《铁梨花》的收视率扶摇直上,她凭借这一角色获得第6届华鼎奖电视剧最佳女主角、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演员以及第2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电视剧女演员等多种奖项。

《铁梨花》让陈数人气暴涨,片酬涨到六位数,但她也感叹,这部戏拍得太伤人,“最后半个月全是外景戏,我状态特别差,真的想过放弃。”那时侯,赵胤胤就成了她的“心灵鸡汤”,“我说不想拍了,他就哄我。在北京郊区拍外景,他每天煲好了汤放在保温箱里让我带去,去山西出外景,他又带着电磁炉、菜刀、砧板什么的,在宾馆的客厅里剁肉给我熬汤。”

陈数和赵胤胤是相亲认识的,两人一见钟情。认识才15天,赵胤胤就向她求婚,但陈数拒绝了。“虽然很喜欢,但闪婚不是我的风格。”她说自己的恋爱观还是很传统的,她还套用了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证明,“我认为,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是耍流氓。” 于是,谈了4年恋爱,她才答应出嫁,“他是个很有教养的人,有才华,有很强的责任感,懂得体贴关心人,懂得浪漫和惊喜……”在一大堆溢美之词后,她高调总结,“他满足了我对男人的所有期望。”

都说当后妈难,但陈数不仅对继子视如已出,还怕孩子没有安全感,一直都没有要一个自己的孩子。真的,后妈做到这个份上,蛮佩服她的!除了疼爱自己孩子,陈数还参加了很多公益活动,经常给山区的孩子们送去温暖。同孩子们在一起,发现她与平时的陈数不同,更加显得平易近人,更加温柔…

镜头前的陈数一如影视剧中她所给人的印象那般优雅、成熟,充满了女性独有的魅力。尽管也演了不少都市剧,但不得不说年代剧中的陈数才最美丽。后来,她在《剧场》中饰演一个被誉为“话剧女王”的角色,大量的戏中戏考验着她的演技,但其实从小在歌舞团长大的她对于舞台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也许正是因为对舞台的热爱,她才接下了这个与众不同的角色。

作为“话剧女王”的郁珠在事业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年轻的女演员杜晓红一直“虎视眈眈”地在后面追赶她,俩人上演了多场明争暗斗。其实女演员之间的争斗在演艺圈尤为多,而陈数在谈到这点时也丝毫不避讳,她坦言,不光是女演员之间有争斗,女演员和男演员之间,老演员和新演员之间更是如此,这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真理,不可避免。

满荧屏都充满着姐弟恋的故事,而对于陈数来说与比自己年龄小的男演员演感情戏却是头一回。在剧中,陈数饰演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演员,与一个年轻的记者谈了一场姐弟恋。

说到这个话题时,陈数明显兴奋不少,直言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同时坦言不介意被网友评为“老牛吃嫩草”,而生活中的陈数对于姐弟恋也是抱有祝福的态度,她直言每一对感情关系都是那两个人的感知,外人的任何评价都是苍白无力的。

《择天记》是陈数近年主演的少数古装剧,她饰演圣后,冷艳高贵,被网友评赞称武则天既视感,霸气外露。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得不扛起天下苍生的重担。果断决绝,既有圣后的威严,也有她爱与孤独的一面,作为老戏骨,陈数演技炸裂,收放自如的表演让观众一致叫好。

这可能就是她和白流苏不一样的地方:白流苏浪漫而世故,为了躲避时代给女人的命运,机关算尽地依托在别人身上。但陈数,她很清楚礼物不会从天而降,还是要靠自己。关于演戏,她的第一要点不是能不能红,而是喜不喜欢。

在《和平饭店》中双料影后陈数变身“推理女王”陈佳影脑力全开逐渐翻盘,与雷佳音饰演的“高学历土匪”王大顶默契搭档,成为整个和平饭店的绝对掌控者,而此时八方势力的斡旋博弈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人人都是戏精附体,一场考验智商的高端版狼人杀游戏全面来袭。

陈数也笑侃,自己是“这部戏的发动机、超强大脑”。介绍起三人在剧中的关系,陈数则用“亦敌亦友”来形容。她还特别推介了这次雷佳音扮演的王大顶,“东三省最高学历的土匪,学的是戏剧美术,热爱莎士比亚。表情丰富、金句不断,雷佳音这一次呈现了他很多不同的侧面给我们看”。

谈起剧中两人假扮夫妻,陈数也特别安利观众可以期待,“很好玩”,“具体我们是怎么假扮夫妻、怎么开展,大家可以看一下剧。”

陈数即将出演于正根据《封神》题材改编的《朝歌》,谈到现在的IP一旦拍不好就很容易被粉丝嘲,当时会有这种压力吗?陈数说,“作为一个职业演员,我对于自己有基本的信心,就是戏再烂我可以不烂。”说完,她停顿了一下,称:“我是不是太口出狂言了?”她透露演戏这么多年,当年最让自己纠结的一个角色,“怕被人骂的是哪个你知道吗?白流苏。”

“第一,张爱玲的小说严格来说不适合拍成任何影视剧,因为作为读者字面的想象空间太了,非常不具体,很难化成表演的行动和画面。从先天来说就是一个硬伤。而且你放眼望去,只有《红玫瑰与白玫瑰》(比较好),而且《红玫瑰与白玫瑰》很一部分的功劳,是陈冲演的红玫瑰太出色了,再加上是一个电影。(白流苏)这个我纠结了三天,说演还是不演?因为我自己也是张爱玲迷,我太知道有多难演,会被多少人骂,但是我觉得我要演,因为我真的很爱她。”

年过40岁,陈数却称:“相比我20几岁,我非常喜欢现在的我。因为这个是我非常想成为的我,20岁的我不是(最满意)的我。”她觉得自己更松驰了,更加接受。

“松驰是针对自己的状态,无论是有事儿还是没有事儿,我原来比较容易紧张,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怎样,因为是年轻人。另外的层面我觉得接受比松驰更重要,因为你能接受,才能松驰,好的接受,坏的也接受,这个我就觉得比原来更从容。”陈数坦言:“我演戏不是为了红,我是希望演一个好的角色。如果我有知名度,家喜欢我的话,我希望这能够成为我遇到好角色、演好角色的动力和机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闪婚钢琴家!史上旗袍女神!陈数:40岁又如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