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你根本想不到旗袍一年能卖4000万背后才是真名媛

“名媛这个词应该如何定义呢?富豪家的女儿就是名媛吗?是政府高官的后代,还是自己赚了很多钱?”诸晶连珠炮似地丢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她想了想,继续说:“我觉得‘假名媛’通过奢侈风伪装精致,而‘真精致’则是渗透到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工作认真、持续学习、有爱好、自我要求等等。”

诸晶一出生,就定居在上海,父亲是做钢铁生意的,母亲是家庭主妇,家境殷实。年轻时,母亲就非常喜欢时髦的事物。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母亲就时常会在太平洋百货、东方商厦这些上海老牌商场里,购买时髦的衣服和包包。毫无疑问,在诸晶眼中,母亲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上海精致女性,对生活细节的“讲究”,也从小影响了自己。

诸晶记得,衣服在穿之前,母亲都会事先熨烫平整、挂好,指甲永远都修剪得干干净净,头发也会好好地挽整齐。小时候,诸晶的衣服都会被母亲整齐分类,她还时常从母亲嘴中听到一些谆谆教诲:“待人接物不要艳羡更好的,也不要看不起更差的,在自己经济能力范围内做到最精致。”

因为工作原因,那两年,诸晶总是出入高档商场、总统套房,还能提前看到尚未上架的刚出炉的米兰时装周新品,身边的时尚人士、时尚媒体人展示出的各种穿搭,对于刚毕业的诸晶而言,很长见识。

她不得不佩戴一些奢侈品,以融入这个时尚圈子。但她相对理性,一年只会购买三四个奢侈品包包,她一般不买经典款,而是选择一些设计感比较强、比较少见的类型。

但是,久而久之,诸晶意识到这种生活太虚幻。“拿着一般的薪水,体验的却是奢侈的生活,觉得身边的这些人和事,貌似跟我有关,但是一切又跟我无关。”

有一天,诸晶的母亲受邀参加一个海派旗袍活动,想带女儿一块儿去做些社交。但是旗袍会有规矩,受邀参加的人,必须穿着旗袍盛装出席。诸晶一开始是排斥的,“觉得旗袍穿起来就老了10岁。”

这倒并不是诸晶第一次接触旗袍了,早在儿时,从苏州出差回来的父亲,就曾送她一套小旗袍。当时她觉得真好看。

参加旗袍活动的,都是40-60岁的上海阿姨,带着自己的女儿,穿着旗袍,一起听讲座,然后在一个场子里自信地走秀。旗袍是最传统的样式,高领、贴身、开衩到大腿中上部,无形中将这些中年女子的身材拉得更为笔挺修长。旗袍的面料不是真丝,便是香云纱,透传出最传统的触觉。

初来乍到的诸晶,一面惊叹于眼前这些阿姨、妈妈们的身材,竟然保养得如此之好,气质是如此优雅,一面却忍不住暗自抱怨,那套定做的旗袍穿在身上,实在是不舒服。

但她也同时注意到,当时汉服、JK制服在年轻人当中,开始逐渐火了起来,但是更讲究、更具有国风特质的旗袍,却始终跟年轻人绝缘,“年轻人会觉得旗袍好看,但总觉得自己年龄还没到,或者阅历不够支撑一件旗袍。”

属于妈妈这个群体,年龄在三四十岁以上,消费力比较强,有一定的阅历,一般都是参加一些重要场合使用……这都是人们对旗袍的刻板印象,但这也是最吸引诸晶的地方,因为这注定了旗袍专属于那些精致的女性。

当时,旗袍领域的奢侈品,是像“夏姿陈”那种具有中式元素的品牌,有格调但是价格很高、设计传统,却稍显老气,日常穿着并不是很适合。在90后的诸晶眼里,这是一件好东西,但并不适合自己。

那是2016年的年中,诸晶决定动手改良传统的旗袍,将气质保留下来,将过于束缚的特性,譬如高领子、高开叉、修身的臀部,好好改进一番。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年轻人喜欢。

诸晶的思路很清晰,传统旗袍的面料、领高、裙摆等方面都需要改进,她保留了旗袍的小立领、手工盘扣等特有的元素,将整体穿着往连衣裙的方向进行改良,希望能够做出一件可以日常化穿着的新式旗袍。

在历史上,流行于上海、苏杭的传统旗袍,曾是上层人士的专属,能够HOLD住旗袍的女性,在身材管理上往往优于普通人。

因此,传统旗袍在设计时,立领在5-6cm,但大多数女性的脖颈并没有那么修长,于是,诸晶将立领降低到2-3cm,又精神又显脖颈长;其次,传统旗袍开衩过高,日常穿不够沉稳,传统旗袍开衩位置接近大腿中上位置,改良旗袍把开衩做到大腿中下位置甚至去掉开衩,便于行走的同时也更方便日常;传统旗袍袖子是包肩袖、窄袖等,穿着行动不便且容易暴露肉肉的胳膊,这个缺点,通过改良成喇叭袖、灯笼袖,被妥善解决。

曾经,诸晶想把蕾丝、网纱刺绣、西装面料等等用到旗袍当中,被一些老师傅抵制。用这些新式材料,在做一些特殊工艺的时候,难度会比较大。譬如做手工盘扣,有一个步骤需要把车好的布条翻过来,新式面料想要做得精致,会有不小的难度。

这时,老师傅其实打心底里不认可改良旗袍,所以稍稍碰到一点问题,就推脱工艺做不出来。无奈的诸晶不得不自己去研究,找方法做出来后,让老师傅们心服口服。渐渐的,诸晶也变成了那些老师傅嘴里的“诸师傅”,会做样板,会做手工,甚至还能上手缝纫机,硬是让一个弱女子锻炼成了多面手。

有人会说,“你们这个是旗袍么?瞎搞八搞。”;“这就是裙子吧?跟旗袍有什么关系?”;“我是不会穿你们这种旗袍的,旗袍就是要老上海、苏州那种传统旗袍的感觉。”前年,诸晶参加了一个创业大赛,好不容易挤进决赛,一位评委却毫不留情地直说:“你们这个就不是旗袍,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当然赞同那些固守传统的人,去忠于最传统的旗袍,但她更希望自己的新式旗袍,得到年轻人的青睐。有人跟她说,见到你们的旗袍,我才知道旗袍我也是能穿的;也有人留言,我是梨形身材,传统旗袍穿不了,但是又很想穿一下旗袍,你们的旗袍就可以实现。

这两年,诸晶的改良显得更加激进。她推荐旗袍搭配小白鞋、马丁靴,乃至贝雷帽,让旗袍看起来更日常,让一些不敢尝试的女生也来试一下。

她甚至在开发一款运动旗袍,选用弹力吸汗的快干材质作面料,廓形则参考了网球运动的百褶裙设计,再加入运动装中的明亮线条。

在她眼中,最奢华的旗袍,体现在穿着它的人身上,。像宋美龄女士的旗袍,不是有多少重工刺绣或者金线银线或者奢华面料,而是将旗袍穿出独特的韵味,并且将这种韵味传达给全世界的人。这是旗袍的传统一面。

而她认为的,最美的旗袍形象,则是《伪装者》中的宋轶饰演的于曼丽一角,将少女感、职业感融入到旗袍中来,这是改良旗袍希望传达的另一面。

她提到一位程序员顾客,五年前第一次购买旗袍时,刚毕业,但是整个人都很端庄大方,这么多年过去了,身材依然保持很好。再次见到对方时,耳环和妆容,依然跟旗袍搭配得一丝不苟。“虽然没有名牌傍身,但是淑女的气质很足,程序员工作算是比较辛苦,但是她看起来一直都是神采奕奕的。”

她给自己的品牌取名“槿爷”。槿,源自唐代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五》中“槿花一日自为荣”,加上一个“爷”字,女性的独立与自信,跃然而出。

店铺的销售额从第一年的100万,到如今高达4000万,这是年轻女性对改良旗袍的认可,也是对海派精致生活的共鸣。虽然秋冬并不是旗袍的爆发期,但今年双11的预售,依然比去年有20%的增长,在旗袍类目中,预售件数排名高居第一。诸晶还做了一则专属短视频,希望更多年轻女性,能够将旗袍带回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你根本想不到旗袍一年能卖4000万背后才是真名媛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