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好者之家

杭州丝绸城隐藏着一位旗袍“小裁缝”连姚明都慕名而来找她做唐装礼服

人是万物的镜像。徜徉过高山大海,最终还要到人山人海里寻找答案。小时人物,给你奉上与众不同的人物故事。在这里,读懂世相。

张爱玲在《更衣记》中说:“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贴身的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东方人骨子里重尺度,对女性之美崇尚含蓄,却也不乏曼妙,而最能勾勒这种暧昧美感的衣装,莫过于旗袍。蒋明说,懂得旗袍的女人最有味道。

63岁的蒋明,一头烫过的卷发,一身暗调花色的旗袍,一折一剪地做着扣子,不急不躁,仿佛听不见周边的蝉鸣。

事实上,她出的书《东方旗袍》远销海外;北京奥运会志愿者青花瓷礼服和玫瑰红盘金绣礼服,出自她之手;连姚明夫妇都慕名而来,找她做了唐装礼服。

她没有裁缝铺,只有一家小小的旗袍行,隐匿在杭州丝绸一条街里。在漫长的岁月里,蒋明专注一针一线,在这方小小的操作台里,也“裁”出了她的精彩人生。

旗袍行里琳琅满目,各式精美旗袍都有,传统的,改良的;有适合中老年人的,也有适合小毛毛头的;有夏季清凉款,也有冬季丝绵款……

“这件,专门为电视剧《映山红》制作的,剧组里的旗袍都是我做的。”蒋明指着店里显眼处的一件紫色长袖款旗袍说,“现在看看还是很有味道的。”

店里的旗袍都是她设计制作的,每个款式都有五个尺码,也有私人订制,甚至拿着料子来,她来做都行。价格从一千多起步,四五千元的居多。

和流水线生产的旗袍不同,蒋明为客人量体裁衣,除了三围尺寸,还要量肩胸背宽、前后腰节等,光尺寸就有20多个,然后再根据每个人的身材体型、穿着场合等使用不同面料,进行不同设计,每一件旗袍都独一无二。

“除了大块布料的内针走线是机器,其他所有都是手工缝制,每个盘扣,无论简单复杂都是手工制作,绣花也都是人工缝制。”

店里最贵的一件旗袍,16000元,是一件黑色丝绸的长款,上面是一条金色的凤凰,每一针都清晰地看到针脚。“这件太挑人了,要有很好的气质才能配得上它,至今没有找到她的主人。不过没关系,好东西,值得等。”

一方操作台,剪刀、熨斗、垫台、缝纫机,一应俱全。一把铁制熨斗,被磨出油光。蒋明说,这把熨斗用了5、60年了,以前把铁烧热,就可以熨衣服了,太热的话放进冷水,“滋滋”作响。“现在用的少了,就拿来压压衣服。”

父亲是一名裁缝,手艺精湛,后来公私合营之后,他进入到了当年的利民服装厂。印象中,昏黄的灯光下,父亲总是伏案构思描绘,在他的巧手之下,一件件朴素衣服让人惊艳。

也许是从小耳濡目染,蒋明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帮着父亲缝翘边、做纽扣。那时候的她就觉得,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活儿,而且还能挣钱,做一次能挣2分钱。

手工的基础,就是那个时候打下的。高中毕业之后下乡,后来她就顶替父亲,进了利民服装厂。哥哥和姐姐也是干服装的。

在物质贫瘠的年代,衣服的花样少,不是棉袄就是罩衫,棉布、的确良居多。流水线上,有人做领子,有人做袖子。师傅给蒋明开小灶,让她单独做一件衣服,每个“零件”都要会做。

“那时候就在吴山广场附近,解百对面的门店,早上3、4点就有人来排队领号子,我一天发80个号子,白天应付客人,晚上代客剪裁,一边学一边做。”

当然,也有不那么顺利的时候。一块上好的布料,裁错了一点就废了。为此,蒋明吃了不少亏。有一次,一个客人拿了一块布料来,做到后面,袖子不够了,她就赔了16块钱。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也就16块。她哭着接受教训,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

毕竟当年做冬衣的多,夏季则成了淡季。她又回到厂里偷偷跟着师傅学手艺,还免费帮同事做衣服练习。

因为刻苦钻研中式服装旗袍及盘花扣的造型设计、色彩搭配制作工艺和缝纫技法,努力学习服装设计,她多次参加市服装缝纫、裁剪大奖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流行中式唐装。蒋明扎实的手艺被很多人看到,纷纷找到她做衣服,在路上遇到也会跟她打个招呼,塞把糖。

她参加了电视片“中、日,韩三国服饰文化交流”的拍摄,作为“中国篇”的一部分,她的作品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她很心动,她也想像父亲一样,将这份事业做下去,而且做一辈子,总想要传承下去,所以就有了《东方旗袍》这本书。书里聚集了她亲手裁制的100多套旗袍和上百种盘扣样式,既宏扬中国传统特色又贴近现代生活既采用中式服装镶、滚、绣、朕等工艺,又结合种种现代科技,使传统的中式服装旗袍之花更艳更美。

一时之间,大江南北来了很多人怀揣此书,赶来杭州要求拜师学艺。她也成为了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00年,蒋明和姐姐在丝绸一条街上开出了第一家手工制作的旗袍行。因为蒋明还没退休,主要都是姐姐在打理。“有了自己的店,不受约束,做自己喜欢的衣服。”退休之后,她专心于做旗袍。

因为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人慕名而来。有个深圳的客人,应该是旗袍狂热者,特意打飞的来找她,定做了十几套旗袍。

当年姚明来杭州,蒋明为姚明做了一身唐装。她还清晰记得当时的场景,为了给身高2.26米的“小巨人”姚明量尺寸,她只好搬来凳子站在上面量,“普通人用料3.5米就够了,姚明足足用了6.5米。”

2008年北京奥运会,蒋明受万事利邀请,设计志愿者礼服。她制作的青花瓷礼服和玫瑰红盘金绣礼服受到一致好评。“三个月交的货,交了货之后,满意是满意,但是有好几件衣服对姑娘们来说都大了,毕竟经过魔鬼训练之后,很多人瘦了很多,我再做修改。”

她还教了两个外国人做旗袍,从打样、裁剪到制作,“把我们的文化带到国外,也是在宣传我们的大国风范。”

即使过去30多年,她依然记得一个客人,叱咤商界的一个女强人,一身西服,雷厉风行。有一次找到蒋明,说自己想改变一下风格,想要做一身旗袍。

这个女强人身材有点特殊,肩膀宽,胸围大,但是臀围又很窄。蒋明为她设计了一身旗袍,她笑了,“从来没有一件衣服有这身衣服这么合身!”后来,她便在蒋明这里定了很多旗袍,硬朗的女强人,一下子也柔软了起来。

还有,一个80岁的老太太,要过生日了,家人为她庆贺,可是没有一身体面的衣服,她也找到了蒋明。

当然,为别人做了那么多的“嫁衣”,她也会给自己做旗袍,一年四季,不同款式的有很多套。甚至有客人看上了她自己的旗袍,她只能忍痛割爱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旗袍屋-旗袍文化传播者 » 杭州丝绸城隐藏着一位旗袍“小裁缝”连姚明都慕名而来找她做唐装礼服

分享到: 更多 (0)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